“我感到对你的需求太过强烈时,便会责骂自己” | 你也有“虚假的独立”吗?

新世相2018-06-09 03:15:06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251 篇文章


 

 

 

人会因为太密切而痛苦,也会因为太疏远而痛苦。

 

过分密切的关系带来痛苦,很多人感同身受。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粘人”这件事,开头说了一个会让很多人有共鸣的话题:“我们真的很烦这些粘人的人。”

 

粘人或者说过度依赖,有许多表现:他们不停给你打电话;你离开一下去倒杯水他们也能哭出来;你翻翻手机他们就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你看电影不带他们他们会非常伤心。你们可能还记得,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吐槽,针对的是失恋之后不断向自己倾诉的朋友。

 

站在被依赖者的角度,这后来变成了一个火热的社会话题:我能不能有不及时回复你的权利?如果一个人(不管是家人、恋人还是朋友)对你的依赖过了头,这种抱怨是合理的。

 

但是我们也知道,“极端依赖”的情况并不总是发生。很多时候,你所抱怨的,只是一个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甚至家人。

 

为什么我们对别人的依赖越来越难以容忍了?

 

 

 

问题可能并不出在依赖越来越厉害上,而是我们对待“依赖”这件事的态度出了问题。

 

我们会对别人的依赖感到厌烦甚至反感,一个原因是,我们逐渐接受了了“依赖他人意味着软弱”这个结论。

 

因此,别人的依赖,往往让我们产生一种“不公平”的感觉:我自己都这样痛苦也还是自己撑着,为什么你有资格软弱?

 

自从“独立”变成流行之后,我们开始把依赖别人当成弱小的标志。整个时代的价值观在倡导强人,倡导靠自己活着。依赖别人,意味着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无助,而这被认为是不适合现代生活的标志。

 

“独立”这件事无疑是必要的。尤其是在有一个阶段,当人们毫无独立意识的时候。但是,对独立这个词最大的误解,是我们不应该依赖别人。

 

即使在痛不欲生的时候,我们也要独自忍受,并且对他人展示强大的形象。我们在成年之后强迫自己学会强大,抑制对他人的依赖,并把它当成减少伤害的方法。就像《悲观主义的花朵》中那个深受女孩子们追捧的说法:“我感到对你的需求太过强烈的时候,我便会责骂自己,会抑制自己,会想到贬低它,令它平凡一些,不致构成伤害。”

 

久而久之,很多人进入了一种“虚假的独立状态”。这个状态的意思是,我们反复告诉自己不需要他人,最终就真以为不需要他人了。在这种独立幻觉里,我们觉得自己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不对任何人讲自己的痛苦,慢慢也不对别人真诚地敞开心扉。

 

我们一边承受着这种虚假独立带来的孤独,一边却又以这种孤独为荣。事实上,那些将独自旅行、独自散步、独自吃饭的状态发表在朋友圈的人,有多少是真的愉快的?很大一部分人,只是在通过这个行为暗示自己的独立,事实上却忍受着无法倾诉的苦闷。我们不敢去寻找的依赖感,都变成了我们内心越来越大的缺口。

 

 

 

 

我们反感他人依赖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越来越不认为自己应该(值得)被依赖。或者说,面对他人的依赖,我们会产生恐惧。

 

有一个理论说,现代人越来越像“巨大的婴儿”。过去,我们以保护别人为荣,现在,似乎每个人都变成了弱弱的人,我们逐渐认为自己没有义务去保护别人,承担别人的痛苦。

 

我们自己有那么多问题没有解决,因而不愿意去解决别人的问题。我们内心深处不相信自己足够坚强,足够可靠,甚至不认为被依赖是一件可敬的事情。当依赖到来时,我们因为自己的“无力”而愤怒,进而迁怒于那个前来求助的人。

 

我们躲避依赖,事实上也承认了自己不成熟,不强大。一旦有人开始依赖我们,我们就开始退缩,甚至激烈的自我否定——每个人心里可能都产生过“那些觉得我很可靠的人是不是瞎了眼”的感受。


我们甚至为此开始惧怕亲密关系,因为它意味着需要被人依赖。

 


 

别把寻求爱意当做软弱。或者说,要接受我们经常是软弱的。

 

那些敢于依赖别人的人反倒更加强大。因为他们通过依赖这个动作,表明了自己不怕承认自己也有软弱之处。表现自己对“依赖”的需求,不但不软弱,反而很坚强。


 

《关系:适度依赖让我们走得更近》这本书里指出了一种可能:“请求帮助而不感到无能”。也就是说,在虚假的独立和有害的过度依赖之间,我们可以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我们可以既依赖他人,也不失去自我。

 

我之前说,“鸡汤是一种呼救”,而人人都可能面临需要“鸡汤”的处境。同样,每个人都可能需要求助别人。这是一种“资源互换”,当你的意志不够时,你身边的人可能正处在强大的阶段;当你转为脆弱状态时,那个你帮助过的人也许正好足够强大到安慰你。

 

在这种强弱的反复转换中,我们才可能建立自己牢靠的亲密关系。

 

 

 

我们需要相信两件事。第一,我们比自己想的更值得依赖。要把自己看成是别人可以依赖、可以依靠的人。第二,当我们试着去依赖他人,向他人求助时,我们反倒是强大的。

 

我怀念那个人人都愿意保护别人、也不介意被别人保护的年代。那时候,我们几乎是凭着本能去把痛苦交给信任的人分担,并且对那些信任自己的人伸出手。

 

 

题图:摄影师 Marta Bevacqua  的作品




晚祷时刻:

有一个人依赖过你,并让你觉得幸福吗?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世相"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