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hink·为什么中国人会信奉“家庭至上”?

惜知猫2018-06-17 04:25:48


作为一个能看懂汉字的中国人,喵喵在这里做个小调研:

你认同“家庭是最重要的”吗?

我猜测,对于一个在中国长大的90前中国人来说,上面两个问题都是YES的概率比较大。可能还会有人问我:不然咧,还能有什么选项?

而一部分1991-2002年甚至以后出生受西方文化熏陶的孩子,可能才会回答出另一个备选:个体自由、个性发展、两性关系更重要。这个区别,梁启超100年前就看透了:

吾中国社会之组织以家庭为单位,不以个人为单位

那么,为什么传统中国人会觉得有家庭/血缘至上的深入观念


NO.1   家庭,是我们的公司

首先,家庭是农业民族的“公司”。

在中国文化里,“家”字的本义是,养猪的房子;“庭”字的本义是房子前面的院子。所以本质上,家庭是一个地域和产权概念

农业文明画地为牢,勤奋耕作,“家”既是一个居住单位,更是一个生产单位。亲属之间,即是血缘关系和两性关系,也是“同事关系”。在农业文明里,家就是工作,工作就是家,人24小时都离不开的这个地方,不依附于这个团体的合作,你就会饿死。

另外,你上个班,还有各种公司的规章制度,那么家里如果没有制度的话,还如何协调分工和生产呢?如果员工不听话,不把组织制度奉为圭臬,这个组织能生存下去吗?

所以,你说,中国传统环境下,家庭能不至上吗?


 NO.2   家庭,是我们的”技校“

其次,家庭是农业民族所需技能的“学校”。


农业需要“背靠黄土,看天吃饭”。植物和动物的性质需要长期的学习和积累,而天的变化需要长时间的观察,而这些赖以生存的东西,在过去的几千年来,基本上都比较稳定,没有什么大变化(气候上,顶多有小冰期、厄尔尼诺啥的,总的来说还是规律性很强的)。于是,每天和周期稳定的东西打交道,经验就变得尤为重要,如果有谁违背经验,讲求个性化养殖,那产出肯定是没有保证的。所以,中国人讲究“规矩”,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什么人要对自己和他人有怎样的预期,全部都是定死的,而且都复杂得很。如果你脱离了家庭,那么这些生存的必备的技能和规则你都不懂。

你说,中国传统环境下,家庭能不至上吗?


 NO.3   家和国,大概是一回事儿?

再次,“家庭”是微缩的国家。

传统社会里,家和国基本上是一回事情,学术名词叫做“家国同构”。家庭是政治、经济、法律、宗教甚至是军事的最小单位。就算你没有读过《红楼梦》,小时候应该也进过“祖上“的大宅子:客厅基本上就是家里的“人民大会堂”、管账的叫“大当家”基本就是CFO、家法私刑可以随意处置女人和小孩、祭祀阅兵也基本每年都在祠堂里盛大举行。

对于客家人来说,由于常年和本地人械斗,大宅子基本就是个城堡,每个墙上都枪眼炮眼、家里从粮仓到棺材应有尽有。这样,家庭也成了军事单位。

所以“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其实是这个意思——你要管理一个大企业不得先从管理一个小公司来吗?你说,想要成就事业的人,家庭能不至上吗?对于经常和外姓械斗的客家人来说:想活着,家庭能不至上吗?


 NO.4   家≈国?汉武帝说,把≈改为=

再再次,家庭这个概念被统治阶级利用了。


既然,“家”和“国”那么像,家又是“家”、又是学校、又是公司。作为自我认同、归属感的最初来源,为什么不利用“家庭”作为“价值观”洗脑的机器的?

于是,在一代代统治者光辉的智慧下,“家”和“国”被强行划上了等号。而且,他们还很猥琐地偷换了很多概念:

孩子和生产孩子的女人被当做男人的财产,孩子对父母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妻子对丈夫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同理,子民和生产子民的家庭被当做国家的财产,子民对皇帝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家庭对皇帝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君父君夫,“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天下没有做错事的皇帝嘛!

(P.S. 有人会说,皇帝不会会写“罪己诏”认错么,是的,皇帝可以自己写,但是谁敢说皇帝错了?如果你不是魏征、他不是唐太宗,那么司马迁就是你的下场)


然而,统治阶级“家庭至上”不是完美的解法。这个机制还是出现了不少BUG,比如说“忠孝不能两全”——不过,统治阶级还是有办法解决,“夺情”啊!

家对于国,也是只有输送人才的义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哦!


 家庭至上是个体不得已的原则

原子离得太紧,斥力就会越大。

其实,中国人信奉“家庭至上“, 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就像原始社会,你不群居、不合作,你就一个人打猎就会饿死。所以,我们都是懂“社交”会”合作“的原始人的后代。但你说:如果条件允许,原始人会不会群居呢?以现代人可以“宅到死“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更喜欢自由的生活,选择依附于家庭,实属无奈。(这要是为什么马克思要把人“解放”出来,无产阶级里可是包括女人和孩子这种父权的附庸的哦!)


在”家庭至上“的传统社会里,个体自由和个性是收到极大压制的。就好像理发店和经纪人每天早上像个SB一样,跳操喊口号,有几个人是真心愿意这么干?

还不是都是为了活着!

一部分人,为了存活下来选择了家庭至上。他们抑了自己的情感,然后还把由内到外把自己驯服成了家庭至上者。这部分人大多数有“斯德哥尔摩“的奇妙的想法:无论我的父母对我不好,他们都没有错,我都要对他们好,养他们一辈子,如果不这么做,自己反而会内疚到死。正是这种思想,导致了很多父母年轻的时候抛弃孩子,老了还找回孩子指望养老——“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啊,你看,你现在不也长得挺好么?你敢对我不孝?”“父母虐你千百遍,你要待父母如初恋!“而且必须发自内心的,否则就是不孝不顺。


另一部分人为了活得更舒服,选择了家庭至上。他们牺牲了自己的个性,限制了自己潜力的发展。因为依靠家庭的平台,自己能轻而易举的获得很多资源。而脱离家庭后,他们害怕自己的生存质量和精神生活会极大降低,于是把自己的独立灵魂出卖给了安全感。而传统文化熏陶下的女性更容易做这样的选择,不敢离开家庭,虽然家庭给她们带来了很多痛苦。


还有一部分人为了活得爽,选择了中国式的“家庭至上”。他们认为,认同了”家庭至上“就认同了他捆绑的特权概念——于是,权利和义务不对等的付出。很多传统家长认为:“我的家是我的家,你的家还是我的家,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很多传统男人认为:“我的财产是我的,你的财产也是我的,你整个人都是我的”。这种思想的本质,其实来源就是”家国同构”关系里的“皇帝”霸道条款—— “我的天下是我的,你的家也是我的,爱卿你的生命也是我的”!


西方为何个体至上?

说到这里,喵喵君觉得也要从反面思考一下:

为什么西方从来都没有家庭至上的观念呢?

为什么即使也是封建时代,欧洲的“同盟婚姻”(冰与火之歌里那种亲人和爱人之间互相撕咬的家庭关系)和中国的“家庭至上”概念还差得这么远呢?

这很可能还是商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区别吧!

商业文明依赖地理上的差价和公平交易,于是,旅行,以及和陌生人打交道成为常事。那么,如何与陌生人打交道呢?只能通过理性交易、契约和信用,才能生存下去。于是,在非血缘关系的人与人之间的权利与义务(无论是教会与国王,国王与骑士、丈夫与妻子,他们的权利和义务都是对等的,都是通过契约来维持的)。西方完全不像中国——家与家之间,国与国之间,而非靠暴力(或者是械斗,或是战争)决出高下后——不是我吞并你就是你吞并我,不会允许势均力敌的存在!最终,总是形成大一统地一家独大,然后皇帝享有绝对权力和相对地义务。

不过,有一点很有微妙: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互相之间总是看不起。

农业文明非常鄙视商业文明,觉得“商人重利轻别离”;

而商业文明也很鄙视农业文明,觉得农民思维太局限,太缺乏安全感。


推荐书单

《为何家会伤人》 武志红 /《技术和变化中的家庭》 FW·奥格本



 *** 以上是本公众号的第130篇,要坚持十年哦,请大家多多鼓励!

** 图片来自互联网    * 文章作者是为了省时间写文章从来不检查有了错别字别怪我的惜知猫





总有一个主题适合你


/ 水手服 / 古典音乐 / 恋爱 / 过劳死 / 勤奋无用 / 财务管理 / 三国孙权 / 孔融 / 曹操 / 袁绍 / 历史规律 / 日本史 / 德川家康 / 崇祯 / 谈判 / 跳槽 / 管理者 / 政治 / 时间管理 / 机器学习 / 产品调研 / 公司福利 / 广告本质 / /  / IT管理 / 电影 / 美食 / 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