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同房后出血,以为月经不调,一查竟是癌症晚期,这些细节你应注意……

凤凰妇产医院2018-05-15 12:58:47


同房后出血

这样的症状持续1-2年了

一查,已经是宫颈癌晚期

这事发生在永州一位38岁女性身上

医生说,这些细节应尽早早点重视


       宫颈癌是高危型HPV(人乳头瘤病毒)的持续感染引起的,只要女性开始了性生活,无伦年龄大小,都有可能感染HPV。成年女性应每年做一次全面妇科检查,并进行宫颈癌筛查。



同房后偶尔出血,以为月经不调


       苏院长说起的这例病人今年38多岁了。前段时间,因为白带持续腥臭,她来就诊。医生给她做了阴道检查,发现她宫颈后唇已经出现了2厘米的菜花样肿物,初步诊断为宫颈的恶性肿瘤。通过宫颈活检,病理报告为宫颈低分化麟状细胞癌。通过手术切除了子宫,并进行了盆腔淋巴结清扫。


       虽然病人年轻,术后恢复快,但考虑低分化肿瘤恶性程度高,且术后病理出现了脉管浸润等肿瘤复发的高危因素,不得不后续进行化疗和放疗。



      苏院长说,在询问病史时,病人说,大概1-2年前,性生活后偶尔会出血。偶尔白带也会夹杂血丝。但她一直以为是月经不调,或者妇科炎症,并没有引起重视。


       苏院长告诉记者,如今宫颈癌患者越来越多,很大一部分是体检中筛查发现的,其他就是出现症状后发现的。


宫颈癌前病变一般症状有:


      1、性生活后出血或是妇科内诊检查后阴道出血,70%~80%的宫颈癌症患者都有这一症状;


        2、白带混血,除上环引起子宫出血外,女性长期白带混血应及时检查;


        3、白带异常增多且腥臭,要及时上医院检查。


       据湖南省抗癌协会数据,宫颈癌患病率从2015年15.17/21万上升到2016年18.6/25万,居女性癌症发病第3位。


HPV感染,患宫颈癌的几率高250倍


       “我们最年轻的宫颈癌患者只有26岁。”赵万春说,宫颈癌是高危型HPV(人乳头瘤病毒)的持续感染引起的,是目前唯一一个病因学明确的癌症。我们基本所有的宫颈癌病人都有HPV感染。


        苏院长说,HPV(人乳头瘤病毒)感染非常普遍,大约80%的女性在50岁以前都曾感染过HPV。不过,年轻女性(小于30岁)约90%的感染者可在2年内依靠自身免疫力清除HPV(人乳头瘤病毒),不会引起任何病变,是一过性感染,无需治疗。持续性高危型HPV感染才可能引起细胞癌前病变,从而有机会进展为宫颈癌,这期间通常需要大约10年时间。研究标明,持续性高危型HPV感染与没有感染的女性相比,其患宫颈癌的几率高250倍。


       她说,预防宫颈癌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宫颈癌的筛查,包括TCT(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检查)和HPV检测。25岁以下女性,只需接受单独的TCT细胞学筛查,30岁以上的女性需要重点进行HPV筛查。


——以下是来自HPV的自述


我家100多号人,老16和老18最厉害


        我是HPV,中文名叫人乳头瘤病毒,我可是病毒界一个大咖,尽管还没有搞成“HPV门”,但已经 “全球风雨”了。今天,我要来说两句。      


        首先,我的家族成员很多,有100多个,但实际上给宫颈造成麻烦的多半是HPV16和HPV18两个而已。(小编一个激灵~看来情况不妙啊!(ㄒoㄒ))


我只能在宫颈上闹事


        我有点自卑,因为我其实是个“山贼”而已,与其它大咖(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均引起肝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引起艾滋病)相比,我只在宫颈上闹点事儿,而且只要您稍有警惕(每两年一次宫颈癌筛查),我就难成大事。


性行为和不干净的卫生洁具,会让我缠上您


       至于我是如何缠上您的,有时是天知地知您知我知,但很多时候是真的不知道。通常是通过性行为,但接触不干净的卫生洁具和用品后也可能沾染上我。



不是沾上我就一定得宫颈癌


       其实,并不是一沾上我,就会得宫颈癌! 只有长期的、持续的、 高负荷地与我亲密接触,才会引起宫颈的癌前病变和宫颈癌。


如果您爱惜自己,我多半是个过客


       据说,40%的女性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都会与我有过接触,但我通常作为访客出现,多半自动离开。但如果您的状态不好(免疫能力下降)、环境适宜(多个性伴、不洁性生活),我就可能定居了!



我一旦暴露,事业也就结束了…


       如果妇科医生发现了我缠上了您,您当然会紧张和不快,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件比较幸运的事情(绝非站着说话不腰痛!)。因为,我被暴露后,我的家族的后续破坏工作多半做不成了。(小编默默松了口气)


宫颈癌筛查逼我投案自首


       那么,什么时候要怀疑到我并对我展开调查呢?那就是要坚持宫颈癌筛查。如果目前筛查时,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检查(即TCT),提示宫颈的上皮组织结构出现了异变,那就要进行HPV检测了。


       如果HPV检测证实我不在现场(即HPV阴性),您大可以放心了,半年之后复查TCT即可;如果证实我确实在现场(即 HPV阳性),您就需要进一步检查,要做阴道镜和活检了。


       如果TCT发现存在更高级别的病变,我就基本属于自首了,检查只是留底备案而已。



TCT、HPV、HC2三种途径调查我



       至于如何对我进行调查,有三种途径:


       一是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TCT)报告单上会提示我可能存在;


       二是HPV检测,报告HPV16,HPV18阳性;


       三是杂交捕获的人乳头瘤病毒检查(HC2)。HC2是通过分子生物学技术对HPV病毒进行检测,敏感度极高,是目前最先进的HPV检查方法。


最好打发了我再怀孕


       如果准备怀孕的妇女沾染上我,我建议您还是先把我的大部队打发走了之后再怀孕(HPV 值明显降低)。潜伏下来的少量人员一般不会影响您怀孕。



就算我伤了您,您也有机会搞定我


       即使我已经给您带来了伤害(如各种类型的宫颈癌前病变),您仍然是可以搞定我的。


       狂轰烂炸的攻击(各种针对宫颈病变的物理治疗和锥切)能将我的部队大部消灭,即所谓“治病即治毒”,留下的残兵一般很难组织有效进攻。而且,您自身的免疫能力有可能最终将我“请出”。


灭绝我族的新武器——HPV疫苗


       基本可以负责任地说,目前还没有口服药物能对付我。在宫颈局部使用干扰素可能有一定效果。


       西方国家已经开发了新式武器,即治疗性HPV疫苗和预防性HPV疫苗(主要针对HPV16和HPV18)。据他们官方发布的消息,效果还是不错的。


       总之,我并非可怕至极,但您的确需要关注,否则,真的会闹出点动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