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巷丨马跑泉街

明府城2018-05-15 14:57:18



跑马泉街
泉水是济南人的骄傲,泉城人自古以来就热爱泉水,并有着许多以泉水命名的新老街巷,马跑泉街,即因街上有“马跑泉”而得名。

往日的马跑泉街位于老城西南角的坤顺门外。此处护城河上原有三孔木桥,孔各 两米,桥长8米,宽3.5米。街即由桥起,先向西南至马跑泉的一段,为长65米的北段;由马跑泉稍南又折向东南80多米长,与后营坊街顺接为南段。由于街巷所处的地势低洼潮湿,故3米宽的街面全用青石铺砌,街道两侧还有不宽的人行道。

小街中部的泉池近处为三岔路口,西去可到大板桥街。街北头坤顺桥南为一“T”形路口,与至德院街的西街口相接;桥北是和南顺城街、西顺城街相交的路口,路口靠护城河,有大片的杨树林子;再向北进坤顺门里,便是南城根街和安乐街。由街南头在后营坊街的大寨子门外南拐,过水潮庵、尚志堂间的不长一段无名小胡同道,又与山水沟街相连。这条一百多米长、弯曲不宽的小街,就成了城里人去趵突泉、劝业场、山水沟游玩,或近处关厢的人们进城工作、办事、上学的交通捷道。

马跑泉的“跑”字,俗读为“趵”,其为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晏璧《七十二泉诗·马跑泉》吟道:“马蹄踏破进飞泉,流出齐城浅水边。八骏曾闻驰八极,百年几见海成田。” “马跑”的缘由,在些碑文和志书中多有记叙,而民间留传的动人故事,则表达了济南民众对南宋抗金英雄关胜的敬仰与赞颂。

南宋建炎三年(1129),金兵迫临济南城下,时济南总兵刘豫欲降金,遭到手下部将“大刀关胜”的坚决反对。关胜骁勇善战,屡次挫败围攻济南的金兵,于是,刘豫便设计陷害于他,待关胜出城门迎战金兵后,刘豫命将城门即刻关闭,并令士卒在城墙上向下射箭,关胜受内外夹击而壮烈牺牲。

还有的说,关胜在内外夹击下,身中数箭,一只眼也被射中,他悲愤怒吼,大骂刘豫,拔出眼中箭,并将带出的眼睛一口吞下,舞刀又向金兵冲杀,终至壮烈牺牲。他的战马见主人被杀,悲嘶咆哮,用蹄愤而刨地,居然刨出水来。也有说关胜与敌长时间鏖战,没有水喝,战马仰天长嘶,用蹄刨地而刨出泉来。后人为了纪念这位抗金英雄,就将此泉叫为“马跑泉”。人们感其忠义,又在泉旁为他立了祠堂,取名“关王庙”,俗称“关公祠”。后历经元、明两代,庙房虽多次维修终致塌毁,士人捐资重修时,把“关胜”误作“关圣”,竞塑成了三国蜀将关羽的神像,并配有周仓及战马赤兔。这样一来,“关胜庙”便被张冠李戴地变成了“关羽庙”。清时济南人朱照对此在其所著《锦秋老屋笔记》一书中曾著文辨析,并写过两首《关公祠》诗,提出纠正,其一云:“祠宇空存神位更,泉源徒博马跑名。何干汉寿关侯事,流水声中带不平。”

清光绪年间重修的《山东通志·杂志上》认为,马跑泉在历城县南部,玉符河畔的渴马崖,不是现在看到的这个马跑泉。对此,清人范垌根据他的访问,指出渴马崖是关胜的坟墓所在地,“马怒刨地而泉现”的马跑泉是在城西。他当时曾从历城南部当地人手里买到一个像是宋代的刀环,认为可能是关胜当年的遗物,并写了一首怀念关胜的诗:“刀环隐约起龙文,渴马崖西访旧坟;四郡云从空跋扈,荒山独表宋将军。”通过以上两首诗,可见马跑泉和关胜庙是在一起的。当代学者徐北文教授一首题为《马跑泉》的竹枝词赞道:“刨地出泉烈士马,当年碧虹漾清波。淙淙千古一溪水,犹唱将军爱国歌。”

关于马跑泉的“跑”,有关志书及众多的文献资料中都沿用“跑”字,然而近人也有个别用“刨”字写为“马刨泉”的。近查《辞海》知,“跑”意:急走,奔逃;残兽用足扒土:而“刨”为刨子、刨床或挖掘。看来“跑”字义确,还是统一到“马跑泉”上吧。

至于早年的关王庙,旧在街中三岔路口的拐弯处,庙门坐东朝西,正对着大板桥街。进门后,是个狭长不大的小院落,内有柏树两株,靠里是坐北面南的两大间殿堂。殿堂中间是泥塑的赤面长须坐像;西边是泥塑的马夫立像,一手执大刀,一手牵马;东边靠墙有一座卧碑,任人凭吊祭祀。殿房后边,有进深不大的两间小屋,是为照管祠庙人的住所。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时,庙门塌圮,加上时局战乱,无力修整,后只将碎砖烂瓦清除,大门成了一个大豁口,任人进出,近处的居民,尤其是孩子们常来庙内玩耍。对于殿堂内奉祀着何人,除殿卧碑上题有南宋济南守将关胜抗击金兵入侵,壮烈牺牲,其坐骑奋而跑地出泉的记叙外,细看中间塑像的仪表,不如常见身着帝装关羽像的气字轩昂,威风肃穆,也没有一般庙宇中陪祭的关平和周仓,故当地街老对于这里祠祭的是宋朝将军大刀关胜,还是比较清楚的。

有些文章资料把关王庙写在马跑泉边的观音堂内。观音堂在马跑泉街拐弯南段的不远处,不知建于何时,光绪壬寅年(1902)《省城街巷全图》有载。庙门坐北朝南,门前两级不高的石阶,三楹门廊中间为两米宽的石拱门,门额上镶嵌“观音堂”石匾一方。不大的庵庙院内,有古柏数株,3楹正堂和东西各两间配殿。该观音堂是兴隆庵的下院(下屋的庙宇)。兴隆庵位于南关棋盘街,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建,清康熙十八年(1679)、1921年重修,是济南小有名气的庵庙。由于街上的观音堂规模较小,加上不远处的吕祖庙、至德院,尤其是主祭观音的水潮庵就在近旁,故这里平时多没人来烧香磕头,尼姑去了上院也不常来。所以小观音堂的庙门常闭不开,只逢年过节主持祭祀。观音堂西院墙的北段与关王庙一墙之隔,且院墙上有旁门相通,故平日里的观音堂,便由关王庙里的看庙人一并代为看管。关王庙大门坍塌以后,一些士人便把关王庙看做是标有庙号观音堂的一部分,它成了庵庙的后侧一殿,原来的大门成了观音堂的西门。

按着当地习俗,经权势人物同意,贫苦人家可以住进不常奉祀的庙堂里,俗叫住“庙台子”。日久,人们认为看庙人住的后院是空房,多不知这一演变过程,更不知庙台子或卒房里面还有神像和石碑。1956年趵突泉公园扩建时,把马跑泉街和观音堂一并划入其内,当看庙人家搬走后,人们进屋才又看时又见到了旧有关王庙的神像和石碑。

关王庙或是观音堂的西墙内,另有一泉池叫“浅井泉”,此泉因水深“不满尺”而名。它与马跑泉只一墙之隔,“浅井”于东偏北,而“马跑”在西稍南。浅井泉于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著录。晏璧《七十二泉诗·浅井泉》吟道:“齐城浅井不满尺,一掬能令尘虑消。日暮儿童汲瓶处,芭蕉叶上雨萧萧。”不规则的数平方米泉子,由于池水不深,又无人家吃用,故早年曾是近处孩子们戏水游玩的好地方。

今马跑泉,位于趵突泉公园内李清照纪念堂东侧的假山西北脚下,泉池长12米,宽5米多,为不规则池形,池壁由自然石砌垒,曲折参差,泉水汇流成溪,流入西护城河,形成山环水抱的态势。1980年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子昂题写的泉名,镌刻在泉池东岸山石上。泉池四周,松柏掩映,垂柳披拂,修竹摇曳,显得幽雅别致。泉池南池的池底上有两大块所砌的自然石凸起,由于砌石顶面高与西南方不远的趵突泉出水标高接近一致,近些年来它又成了趵突泉出水的标志石了。当地下水往上升,人们便先来马跑泉相看,待见到马跑泉池内有水,又水位淹及凸起的自然石顶面时,趵突泉的三股水则就要开始喷水了,故人们把马跑泉池底的自然石叫为“出水石”,把马跑泉又称为“出水泉”了。

当年趵突泉公园扩建时,曾把浅井泉与马跑泉合为一体,此后又多次扩建整修,今浅井泉已移于李清照纪念堂东侧假山的东北脚下,与其西的马跑泉相距约二十米,十多平方米不规则自然石砌垒的泉池,依然是池水甚浅,不足半米深。

由于马跑泉街是连接老城西南内外街区的便捷之道,故平时来往于街的行人不少,尤其是每逢农历二、七山水沟大集时,更是人来人往不断,弯曲的小街两旁也就相应开设了不少的商业小店铺,形成了一条以副食小吃、铁业为主的街道。其中也有少量的住户,但都宅院不大,只有南段路北的魏家院落较为宽大。饮食摊店主要在拐弯及南边的街段上,路北的赵家饭铺常年经营的是锅饼、豆菜、小米稀饭;路南有专卖素馅大包子的,各类面条的,还有两处分别是搭有简易棚子卖浇汤丸子和蜜汁地瓜;靠后营坊街西头上则是一户卖粮油的磨房和一户卖肉的铺子;沿街路旁店铺门头前那见缝插针或是放上块石头就卖起热切糕、江米粽子、酱油螺丝、五香兰花豆、凉粉等的,更是比比皆是。也有一些走街串巷的小贩来此叫卖或稍事休息,遇上大集,更是摆得满满当当,热闹非常。

街中有三四家黑白铁、小五金修理铺,经营炉子、烟筒、刀剪、铲等民间所用的小家什,小到学生用的铅笔刀、老奶奶的修脚刀,中到各种菜刀、鞋匠用的异形刀,大到铡刀农具等。早先的店内靠后墙一侧都放有炉子、风箱、砧子等器具,后添加了电动机器,其中张大刀四间门头铺子最为宽畅。据说这里的菜刀具有硬度适宜,不崩不卷,不生绣,耐酸碱,不伤手指等优点,很受主妇们的喜爱。小店铺的顾主,多是近处街居的户家,以及赶集购物的过往来客。

这里店铺虽小,但货真价实,不仅满足了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基本需要,且在经营上不拘一格。如先吃饭后交钱、入座后就上荼、吃饭白上咸菜、汤喝完后再添加不收钱、一汤一菜就可专送外卖、肉分割任人挑选并用荷叶包好、买油时可搭送瓶子、米面只要用户需要可专门加工送货、炉筒子坏了可截配或加长等等。

其中又以卖小吃浇汤丸子的更具特色。经营绿豆丸子的孙家,居住在后营坊西头,日常带着活动棚的小摊子,摆在街中部路南张大刀机器铺的门前。丸子以纯绿豆面为原料,加上切得细细的青萝卜丝,放好葱、姜末、精盐,拌成浅绿色的馅子,在大盆里搅均后,再装入竹筒子内,用竹刮子拔入油锅。丸子出锅,个头匀称,外焦里嫩,豆香浓郁,细嚼起来那豆腥味给人以无穷的回味。若有雇主坐在小凳子要上一碗浇汤丸子吃,店家则先在碗里放好酱油、香油、青蒜或芜荽末,把八粒丸子放上,用勺子舀汤入内。高汤是在另一小锅内煮好的,里面放点黄豆芽,取其味鲜,若吃辣的,可再滴上几滴辣椒油,一碗浇汤丸子,色、香、味俱全,吃起来一股清淡的香味,散透出绿豆特有的豆腥气,一碗若不够,还可外加两粒丸子和浇汤,不再收钱。也有的雇主只买丸子,回家自已配做浇汤,若配以煎饼,则更好吃了。浇汤丸子富有特殊风味,是济南很有些名气的“小吃”。

马跑泉街的北段,过坤顺门桥起往南,快到泉池的数十米内,连同桥北树林,这里旧时是济南的鸟市。

据街老们说,此地鸟市约形成于清末。桥北边的五三街,即原西顺城街上,则有不少制造鸟笼子的店铺。清末,济南养鸟之风极盛,不少大户人家以养鸟为乐,但更多的还是平民百姓家中的老人驯养上几只小鸟,欢腾跳跃,啼叫之声婉转清悦,所以这里的鸟市也就进入了繁荣时期。鸟迷地位差异很大,但只要一提上鸟笼子就是同行,彼此相见,不仅笑脸相迎,畅谈养鸟之道,而且说的都是内行套话,气氛活跃,感情真挚,绝无贵贱之分了。集市上养鸟的笼子多是圆形,小的手托,大的肩挑,竹子编制,造型玲珑别致;上有钩子,内有盛水、放食的小碗罐,底部垫有细沙。售鸟可分鸣叫、观赏、技艺、格斗等类。鸣叫最为普遍和受鸟迷青睐的,有画眉、百灵、金丝鸟、八哥、鹩哥等。文人多喜爱的百灵,无需天天遛鸟亦鸣叫不止;而武夫则喜爱画眉,每日挺胸迈步摆动着鸟笼遛鸟,透出十足的尚武精神。观赏的鸟有鹦鹉、玄风、相思鸟等;技艺的鸟有青红交嘴雀、蜡嘴雀、锡嘴雀等;格斗的鸟有鹌鹑、鸲鹊等。那些常逛鸟市的人们中,大多是以玩为主,但遇上相中合适的,也会出手买进或交换。鸟贩们对于鸟的种类、产地、习性及养驯方法无不精通,对各类型的上品居为奇货,待价而沽,且因人而异。对于有经验的老主顾,货真价也实;对于一知半解的新手外行,则常行骗术。秋末冬初,只要交嘴、蜡嘴雀等这些能够表演技艺的鸟上市,鸟市立刻就热闹起来。那能模拟鸟类鸣叫者,更是不时现场表演,以吸引顾客。表演由简到繁,先普通后特殊,开场往往是人们熟悉的小麻雀闹林,一片唧唧喳喳之声,接下来便是几种鸟叫,或高或低,或近或远,使观众恍如置身于羽族世界。

解放初期,马跑泉街的南段成为后营坊街的一部分,只留下街的北段。20世纪五十年代,马跑泉街又被纳入趵突泉公园后,鸟市便移迁到南门市场,具体位在后营坊街的东阁子门外,新人桥的北头,后又在护城河新桥北侧的环城公园林木丛中。

如今马跑泉街已成为历史不复存在,但它的几处标志物,如街北的坤顺门桥仍在原处,已是宽12米,长15.5米的拱形大桥;于桥南今趵突泉南路百米、即广场西边山水沟上的后营坊街小桥处,则是原马跑泉街的南头;而马跑泉,今在趵突泉公园东门北边假山的西北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