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傲娇,但你骄傲

SecondaryMing2018-05-15 16:11:45

(这是SeecondaryMing的第1篇文章)



笔者在结束高中政治学习后还没有对所教内容有多少深刻理解,而随着近来更多地接触社会才发觉,作为各国、各种意识形态下的人们公认的20世纪最伟大思想家——马克思总结的很多规律都是正确的,只不过被玩坏了(手动@某国)。例如,他提出的唯物辩证法认为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动力,而我们要解决主要矛盾,恰当的兼顾次要矛盾,才能更好地推动事物发展。人类社会的资源分配(即效率与公平)问题,以及针对资源分配的各种政策可以说都是在这个规律之下运行的。笔者以国家宏观政策引入该规律的阐释,再具体谈捭阖辩论决赛的比赛情况,以及与辩题相关的自主招生与高等教育问题


以我国为例,当人们都一穷二白的时候,邓爷爷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难道不是红果果的在扩大贫富差距吗?是啊,可是当大家都穷的时候,效率低下是主要矛盾,公平甚至都算不上矛盾(有生产剩余才能牵扯到分配公平与否的问题,剩余都没有谈公平没有意义)。而现在,习大大提出的“解决我国发展面临的结构性矛盾”的政策,表面上看是在解决创新不足、腐败严重的问题,其实是分配公平与否的问题已经上升为主要矛盾开始严重制约发展,是调整分配促进公平的政策。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对于一项设计资源分配问题的政策要先看其领域当下效率和公平何者为主要矛盾,然后看政策是针对何者及效果如何,最后看政策是否对另一方面造成了过于大的影响。若政策是针对次要矛盾的,尤其要关注其对主要矛盾的影响。


捭阖辩论赛决赛的辩题“到2025年我国是否应该全面实行自主招生”,按照上述结论来试分析:


首先该政策涉及的领域是高等教育人才选拔机制。教育资源是一种及其特殊的资源,特殊在于其他大部分资源的分配历史一般是先注重提升效率,再促进公平,而教育资源,尤其高等教育资源分配正好相反。联系我国的高等教育招生,从最初恢复高考时的全国统一命题、统一录取,到2002开始的分省命题、分省录取,通过划分地域来给基础教育薄弱地区的学生上重点高校的机会,以这样的方式弥补基础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的问题。然而近来越来越多的人,包括专家、家长、学生和高校招生负责人都开始诟病这种沿用多年的制度,教育部门也推出了重点高校试行自主招生、高考成绩换算改革等。


      因此,当下我国高等教育招生现状应该是:公平仍然是主要矛盾,但效率问题越来越突出。而自主招生是针对效率问题的政策。


明确了这一点,根据前文结论,就要看正方是否找到了效率方面存在的问题、怎样用该政策解决这些问题、怎样证明针对这些问题该政策是仅有的最优的以及说明该政策而没有对公平方面产生较大影响。而反方就要看效率方面的问题是不是如正方所说的那些(是否遗漏了政策解决不了的问题)、能否解决问题、有没有同样效果或更优效果的其他政策以及对公平方面的影响。


正方认为效率方面的问题有两点:高校需求与学生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反方在之后质疑前者,认为并非所有高校都有自招需求,一些过于低端的高校只需培养合格公民而非领袖就没有需求。正方认为几乎所有高校都会有重点专业而发展重点专业就会有自招需求,并用二胎政策的例子说明不需论证所有高校都有能力有需求,成功进行了反驳,因此这一点上正方占优,双方达成共识。


      笔者认为该点应该是整个辩题最为重要的一点,对效率存在的问题的理解直接决定了双方的辩域与价值的起点。为什么这么说呢?反方理解的效率问题着眼于部分高校没有高考之外的需求或者有不正当需求因此没必要全面放开,有需求的去跟教育部申请。但我们得承认高校没有需求或者不正当需求毕竟是少数,而且“985学校培养社会领袖因此更有自招需求,二本、三本只培养合格公民”更是扯,似乎投毒的林浩是复旦的吧?由于个案居多,因此反方的举例会比较无力。可以看出反方事先也没准备把这一点作为主攻点,因此之后的比赛都会在于反方不利的辩域中进行。


      效率问题突出在哪里?现在有一种说法是,高考考得好不算什么,因为最优秀的高中生都不参加高考直接申请国外名校了,而次优秀的申请不到国外名校的才会走高考这条路,最近几年这样的新闻报道屡见不鲜。也就是说,中国高校留不下自己国家拿着全世界最好的基础教育资源教育出来的学生,这难道不是一种更为严重的低效率与浪费吗?如果把高校需求和学生需求深挖一步就会发现,无关乎崇洋媚外的心理等等,学生及其家长定然不会在前途问题上儿戏,尤其对于那些最优秀的高中生,当他们觉得国内高校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时,对国内高校来说他们吸引不来最优秀的高中生同样是自身需求没有得到满足。笔者认为,联系近期国家取消“985”、“211”工程、启动“双一流”建设和滚动淘汰机制就会发现这一说法是有根据的,高校等级的固化的确使高校对相对应层次生源的吸引力都在下降,这显然不是完全放开自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在此讨论基础上可发现,且不论之后的种种程序、培养问题,自招在当前高等教育整体质量状况下面临着“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处境:对一般学生无助于解决公平这一主要矛盾,对次优秀学生可有可无,对最优秀学生没有吸引力。笔者认为一项针对次要矛盾的政策由于天然不需要解决主要矛盾上的问题,就有义务在次要矛盾领域内解决所有问题,自招显然不能。对反方来说,如果他们能把效率问题深挖到这一步,并得出自招不能全部解决效率问题,即便抛开它还可能存在的种种问题,也无疑是在对自己有利的辩域上了。


之后正方既然攻下了效率问题这一阵地,之后的比赛对他们就比较轻松了。他们认为在高校去行政化步伐加快的情况下,由教授专家构成的选拔机制、市场的竞争机制和学生与学校的双向选择机制相结合,可以解决上述2个问题,只要反方提不出来更好的政策并论证,自招就是最优选择,对公平的影响反而是可以打破高校对科研经费等的论断。反方选择的主要攻击点是正方提出的选拔机制的有效性和走市场机制会使高校偏离学术道路。这几个环节的交锋双方平分秋色。


      最后的价值方面,双方其实是殊途同归,都要高等教育回归教书育人和学术的本源,只是着眼点不同,无关高下。正方认为自招把权力下放给学校的老师教授,由他们与学生双向选择,找到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反方认为高等教育招生就不能交给市场去牺牲少部分学生的利益,它本就要严肃,就要由教育部这样的权威机构或其他学术团体来做评判。


不止高等教育,笔者对教育的企盼正如文章标题:你不傲娇,但你骄傲。我希望我们各阶段的名师、教授们不只待在超级中学或政策研究室中,多走走基层分享你们的智慧,但你们一定要坚守你们作为教师、作为学术人的骄傲;我希望我们可以多一些的高校多一些学科站在最前沿发现自己的无知与不足,但你们一定要捍卫作为高等教育传承地的骄傲。联想到前段时间的一则新闻,日本小学生候机时整齐看书的照片得到中国网民一致羡慕并批判国内学生,而传出西安小学生候机时看书的照片却充斥着“摆拍”、“老师安排好的”之类的评论。捭阖决赛评委点评时说道,有什么样的母校就有什么的学生。同样希望,我们的教育能让我们都少一分傲娇,多一份骄傲。



(附辩论赛视频,不想听领导介绍请从14:00开始

http://v.qq.com/boke/page/l/0/w/l030677rns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