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六七年没要工资的“保姆”,要的是什么?

CCTV今日说法2018-02-21 15:14:47

一位“保姆”,

照顾雇主多年却分文未取,

是善意帮助还是另有所图?


1
自家房子被强占?


兆斌是一位智力障碍者,一直没有工作,每月就靠政府发的900多元生活。兆斌说,自己十岁的时候父亲就患病去世,只留他和母亲乔淑英相依为命。为了维持生计,他就在离家不远的通州区贡院小学门口摆地摊,那个时候他认识了王敏的弟弟。


2010年,兆斌和母亲居住的公房面临拆迁,他们就租住在了通州区胡各庄一带,兆斌说,从那时起王敏一家就总欺负他。




兆斌说,他也不知道,王敏一家人为什么总跟自己过不去,而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他们住进新房。自从兆斌家因为拆迁搬进了新房,他说王敏竟然以保姆的名义,连同她一家人都住了进来,从那以后,自己和母亲的日子更难过了。




2013年12月31日,兆斌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留下了兆斌和王敏一家,共同生活在新城乐居的二居室里。“王敏对我不管不顾,饭都是我自己去买,我用在社区红白喜事帮忙的钱攒起来买饭,有一顿没一顿的过着。平时在小区里捡废品卖了换钱,这些钱有时候也会被王敏的儿子抢走。下雨下雪她也让我去捡废品,晚上不让我回家,就让我在车棚子睡。”


在兆斌眼里,王敏根本不是什么保姆,而是强行霸占他家房子的人。


但,王敏却说这一切都不是事实。


2
来当保姆无报酬?



王敏说,她和兆斌母子二人是在2007年结识的,当时因为兆斌经常到自己的弟弟家去串门,王敏才得知了他的遭遇,她看到兆斌母子的境况,内心十分同情。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会时常关照兆斌母子二人。2010年兆斌母子住的公房要拆迁,这时兆斌母亲找到了王敏。



她禁不住兆斌母亲的苦苦哀求,便答应了和他们一起住,王敏说,当时兆斌的母亲乔淑英答应,每月给她两千元的保姆费,两人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签劳务合同。


“2012年10月份,兆斌母子回迁的楼房建好了,这时兆斌母亲乔淑英又提出,让王敏一家继续和他们一起,搬到新房去住。”但是这次,据王敏所说,兆斌母亲还向她借了十万块钱,用来支付房子的尾款和装修。“搬到新房后,乔淑英答应每月给我3000元保姆费”,没想到一年后,乔淑英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在处理完乔淑英的后事后,王敏考虑到兆斌一个人无依无靠,她们一家人并没有搬走,接下来她又照顾了兆斌两三年。她说从2010年算起,兆斌母子从未给过她保姆费。


王敏表示,兆斌母亲生前曾将户口本、拆迁协议和购房合同等重要的材料交给自己保管。2016年年初,社区居委会通知可以办理拆迁房屋的房产证,王敏打算拿着这些材料去帮兆斌办手续,可打开柜子发现什么都没有了。更着急的是,她说当初兆斌的母亲乔淑英向她借十万块钱的借条,也跟这些材料在一起,不知去向了。


原来,经居委会刘某证实,那些重要材料被兆斌送到了居委会,兆斌说放在这里他才会安心。


3
种种说辞有疑点

一周后,一个让王敏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兆斌的二舅乔英惠。



这位二舅一出面就让她们全家搬走,王敏说什么也不能接受。她说自己如今不仅没有拿到一分钱的保姆费,借给兆斌母子的十万块钱也没着落,兆斌还要把她从家里赶出去。


兆斌的二舅说,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姐姐和外甥兆斌了,当派出所的民警联系自己时,他才得知兆斌的遭遇。他认为,王敏怎么都不可能是乔淑英雇来的保姆。兆斌每个月只有残联给的960块钱生活费,按照王敏的说法,兆斌每个月还要亏损两千多元,他明明没钱付保姆费,为什么王敏要做这样亏本的买卖?她是什么目的呢?


而且,对于王敏所说的十万块钱借款,兆斌二舅觉得更是无稽之谈。



除此之外,因为王敏所说的十万元的欠条丢了,兆斌说她还逼着自己去律师事务所,在她拟的欠条上签字,不签就拿镐把儿打他。在兆斌二舅看来,王敏名义上是照顾母子二人,其实故意接近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把房子弄到手。

4
诉讼请求被驳回



2016年3月1日,王敏将兆斌告到了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要求兆斌支付劳务报酬11.4万元。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对于王敏主张的雇佣关系,法官结合各种情况做出了判断。




2016年8月31日,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做出判决,驳回王敏的诉讼请求。因王敏提供的欠据全部是打印而成的,只有底部有被告的签字,这在形式上是有瑕疵的。而且兆斌本身是智力三级残疾,这个欠据已经明显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认知能力。


到这里,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兆斌说,这起官司结束后,他会起诉王敏,一定要让她搬出自己的房子。


普法时间

Q1: 兆斌说她要把我撵出去,不让我在自己的房子住,而王敏说我是你们家雇请的保姆,您根据这个情况判断,他们之间有没有雇佣关系呢?

A1: 要确认当事人兆斌和王敏之间有劳务关系的话,就应该有一个劳务合同,包括劳务的方式、提供劳务的时间以及报酬的额度,以及支付的方式等等,口头约定其实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个口头约定,要约定的内容要比较完整,同时的话要有相关的其它的证据如果能证明的话才行,所以如果是说,你主张有,对方说没有,而你主张一方王敏不能提供其它更有力的证据加以辅证,那么你王敏的举证就失败了,这个劳务关系就不能成立。


Q2: 王敏说即使我们之间没有这样一份合同,可是也照顾你这么多年,这是事实,大家都看到了,兆斌一方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些补偿呢?

A2: 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客观上又对他进行了一些照顾,因此这个构成民法上的无因管理,就是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管理他人的事物,所以你支出的一些必要的费用,你是可以要求兆斌向你支付的。但是这个必要的费用不等于报酬,这个费用和报酬是两回事。报酬要依据劳务合同,而必要的费用是依据无因管理。比如说他这个吃穿用度所花的钱,水电煤气费花的钱,以及他自己有劳务的投入,法院根据案情酌情给予支持。


用纯粹的心,

做纯粹的事,

这样的人,

才值得我们赞扬。


案件来源:《今日说法》节目《她是保姆吗》


策划:王秀敏

实习小编:曹名扬


欢迎转载,共同普法,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