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亲人,更是偶像

颜山孝水2018-05-20 13:10:35




是亲人,更是偶像



明天是我舅母八十大寿的日子,德亚表哥筹划在枣庄小表妹春梅那里为舅母庆祝寿辰。从微信照片上看,表哥、表弟、表妹们都聚齐了,舅母娘家的侄子、侄女,也是我的表哥、表姐也一齐到了,只是没看到表侄子周琦,他们三口在新加坡,如果回不来也在情理之中。建华和红霞明早也会赶去,妻子在北京看七月,我也去不了,就想起了母亲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母亲说,很晚才有了你,大家都稀罕,你大妗跑来看你,你眯着眼睡觉,睫毛还挺长,你大妗说,这个小孩,长大了准六亲不认!

原本我已经睡下了,黑暗里睁着大眼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想起了这句话,又爬起来,打开电脑,开始写这些文字。

有一张照片,我记事的时候就贴在家中相框里,是年轻时大舅和舅母的合影,黑白二寸。大舅的样子是普通的,舅母的模样却很洋气,没有大舅的眼睛大,却是丹凤眼,下颌也是瓜子型的,还有酒窝。这些特征已足够秀气,似乎又烫了短发,翘翘的波浪,充满着青春朝气。记忆里,舅母便是所有长辈里头最漂亮的一个,其次是姥娘,再次是小舅,我们刘姓家族里都长得憨,没有这种长相。我算是洋气点的,在刘姓家族里一站,模样挺例外,可能传承了母系家族更多的基因。

小时候不懂,但现在想一想,从我很小的时候起,舅母就已经是我心仪的偶像了。一则凭我的感觉,大舅和舅母是长辈人中唯一攸关爱情的一对亲密关系,不知道是不是与他们的自由恋爱有关。在我不时地仰望当中,大舅和舅母的关系给与我强烈的志同道合、琴瑟和鸣的感觉。我对舅母的印象,大多来自我小时候母亲对我的灌输。大舅、舅母同在博山双上煤矿工作,大舅进步快,舅母也不示弱,大炼钢铁抬大筐力气不输男性,发着高烧也不下工地。迁徙到肥城之后,成为矿区的女强人,干过机电连连长,工会干部,退休的时候应该是公安处主官。

舅母的娘家是博山大李家庄。民国的时候,大李家庄出了个大官高秉坊,是中国直接税的创始人,跟舅母是本家,曾经去大李家庄打探过几次,了解一些当年高秉坊的旧事,没有成功。但因为舅母,因为高秉坊,因为小时候经常跟随母亲去那里看望表奶奶、表大爷,对大李家庄有出奇的好感。那些高台阶有模有样的大门楼子,那些闪着蓝光的青石板小路,印象极为深刻。舅母是多年的老党员,她和大舅是真信仰,是表里如一的党员干部。舅母的母亲,表奶奶却是信耶稣的,母亲说,你表奶奶踮着小脚从大李家庄来税务街坐坐,你想叫她吃顿饭,难了,连口水都不喝。表奶奶的信仰真是强大。我到这还记得表奶奶的模样,表大爷长得亲随她老人家。

我十来岁的时候,记不清十几了,舅母从肥城回来看家,带着我去朋友家串门,她那个朋友好吃惊,说你还有这么个漂亮外甥?长得尖鼻子辣眼的?舅母也不置可否,她兴许以为自己的外甥就该长成这样。那天晚上我送舅母回大李家庄,实话说回来的时候独行夜路是很害怕的,尤其出了大李家庄,路过杏花天、双山,头皮都是沙沙响,那时候成片的都是玉米地,地头上满是坟茔。这个情景我曾在某篇文章里写过。

我的前半生,一心扑在工作上,现在忽然觉得原来都是把大舅、把舅母当成了偶像和表率,尤其是舅母。大舅为官,勤勉做事,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舅母本不必这样勤勤恳恳,却处处不让须眉,恰恰是一位巾帼英豪。

我还写过文革后期,大舅已经不再是“保皇派”,出来继续工作,连着干几个矿的矿长,而父亲却被“一打三反”揪住不放,大舅来信总是说,有经济问题就如实说清,如果没有就不能欺骗组织。母亲动了两次大手术,欠下父亲单位近千元的住院费,每月从父亲工资里扣,“贪污”的钱也要退赔,一家人四张嘴,指望每月20块钱,难以为继,大舅开始每月往博山寄10块,月月不断。落实了政策是大以后的事情,钞票也在贬,10块早已不是当年的10块,如果没有当时大舅每月那10块,这四口人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我对母亲说,大舅真好,母亲说,傻孩子,不是大舅好,是大妗好!

舅母是长辈,是亲人,但和别的长辈亲人比起来,又很不一样。别的长辈与我说话,不论是我小时候,还是我成年以后,语气都是亲切中带着客气,舅母的话不这样,直接从她的心抵达我的心,没有客情的成分,是直的,不含蓄的,不忖量的。

大舅晚年罹患中风,舅母从医院到家里伺候了好多年,偶尔去看望他们的时候,舅母吃力但专业地抱起大舅翻身,起来坐下,还是如年轻时那么和谐。大舅已经不能言语,直拿眼睛看我。舅母说,小国来看你了,还认得不?认出来就动动手!大舅就拿手的四指戳戳胸膛,算是说认得!舅母说,你舅说认得你了!舅母没有唉声叹气,没有急躁,老夫妻之间的本分、情感、责任、义务,都在每个细微动作里淋漓尽致了。大舅和舅母为德亚表哥、德军表弟,春丽、春梅表妹贡献了一个杰出的原生家庭,才熏陶出这么四个绅士淑女。我相信大舅和舅母不是把说教放在嘴上的家长。

大舅还是离开了我们。舅母并没有痛悲到不行,她完成了命中注定的使命,解脱了。我曾经十分担心舅母的心情和身体,但是我显然小看了舅母。大舅走了,舅母很乐意接受大家的邀请,四处走走看看,去北京表叔家待几天,去旅游景区转一转,去新加坡周琦那里住一段,这种淡定、闲适、活在当下的心态,又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这种人生活出了真实,活出了榜样的价值和意义,舅母作为又一种偶像,在我的心目中再一次高大起来。人活着,真的不是活给谁看的,真正活出了自己,反倒就成了所有人的楷模。

明天的寿宴,我不能去现场祝寿,写下这一段文字,算是我对舅母的称颂和祈祷吧!舅母一定是长寿的。大舅之所以中风,当年还是与世俗之人、世俗之事生了点闲气,让自己陷入到病痛里,在这一点上,大舅没有舅母超脱,也许舅母从表奶奶那里传承了宽容、接纳、承让的气质,更容易活在当下,更值得拥有幸福的人生,我要很好地向舅母学习,让生活无忧,让身体无恙,这一定是舅母所希望的。

写到这里,时针已经越过了零时,进入了新的一天。刚刚还说明天怎样,现在必须说今天了。那就祝愿舅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吧!请接收培国最衷心最美好的祝愿!您永远是我生命中的亲人,更是偶像!

2017年2月15日



童谣

梦回黄家峪

母亲节快乐 · 针线

耷悠郎,脖子长……

手艺人 | 最后的博山银匠

最后的博山银匠 · 续




长按识别二维码购书

博山金苗文具店有售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本文为刘培国先生原创文字
若需转载请联系此公众号

未经授权转载者,将追究其相应法律责任

读者转发时切勿删除版权信息

微信号:颜山孝水

微信ID:zibo-liupeiguo

长按左侧二维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