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背后的角力(中)

朝夕悟法2018-03-12 14:22:42

(无辜蒙冤六年的沃尔特)

“你好,我是布莱恩·史蒂文森,有什么可以帮您?”

“布莱恩,我是罗伯特·李·基,你到底为什么要代理一个像沃尔特·麦克米利安这样的人?……我收到了你的出庭通知,但你不会希望和这个案子扯上关系。”

在基法官“戏剧性的警告”之前几个星期,布莱恩作为一个非营利性律师事务所的死刑辩护律师,曾到监狱“死囚区”会见沃尔特。沃尔特坚信自己是无辜的,并对布莱恩说:“我确定我不是死囚区里第一个告诉你自己无辜的人,但我真的需要你相信我。我的生活已经完了!他们强加在我身上的谎言,是我远远不能承受的……”

 “如果那个女孩被杀害的时候,他一个人在树林里打猎,事情会容易接受得多,至少我们可以理解,他有可能做了这件事”,沃尔特的姐姐阿米莉亚·汉德向布莱恩说道:“但是因为我们整个早晨都站在他身旁……我知道他在哪里……我们知道他在做什么!”“这里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他旁边,与他聊天、谈笑、吃东西。几个月之后,警察来了,说他那个时候在几英里外杀了一个人。然后,他们将他带走了,而你知道那是个谎言。”

是的,这个审判是以谎言为基础,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

不久,一个名叫达内尔·休斯顿的年轻人找到布莱恩,要给沃尔特作证其无辜。达内尔说:“比尔·胡克斯在说谎,案发当天,从早上8点一直到中午收工,我与胡克斯都在店里一起修一辆车,他整个上午都没有出去过,更不用说案发时开车经过洗衣店。”

在取得达内尔指控胡克斯证言说谎的宣誓证言后,布莱恩将达内尔的证言作为新证据向一审法院提出重审动议。布莱恩曾寄望于门罗县新上任的地区检察官汤姆·查普曼会支持重审,但接下来的剧情发展,证明靠警察、检察官甚至法官自我纠错的想法十分幼稚。

 “史蒂文森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他们今天早上逮捕了我,把我关进了看守所。我刚刚被保释出来……他们告诉我,我已经被以伪证罪起诉了。”警察和检察官发现达内尔与布莱恩接触,决定惩罚他一下。

布莱恩决定会会这位新任检察官。

关于沃尔特,查普曼对布莱恩咬牙切齿道:“这是门罗县历史上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案件之一,你的当事人让很多人极为愤怒……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怎么处罚沃尔特·麦克米利安都难解心头之恨。”

关于达内尔,查普曼说道:“不用担心,我会撤回对休斯顿的起诉。既然法官驳回了你的再审动议,我也没有兴趣起诉达内尔·休斯顿了。”

从查普曼口中,布莱恩这才得知,法院没有召开听证会就驳回了再审动议。

沃尔特的上诉也被驳回了。

当布莱恩向沃尔特转达了这个消息,沃尔特悲伤的说道:“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他们知道那不是我干的。他们只是不能承认自己错了,看起来很槽糕。”

接下来的计划是,请求刑事上诉法院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如果此路不通,请求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审查。但更重要的是,获得更多的新证据证明沃尔特无罪。

历时几个月的调查,布莱恩收集了更多证明沃尔特无罪的证据:

1.警长泰特为了让胡克斯作出不利于沃尔特的证言而给过他钱——县财务记录中发现了支付给胡克斯的支票,数额近5000美元,名目是奖金和费用;审判期间,泰特还承担了胡克斯到县外的差旅费用。这些信息在审判前没有向沃尔特的律师披露,足以质疑其证言可信度。

2.胡克斯因指控沃尔特而被立即从监狱获释,这一信息也没有向沃尔特的律师披露。

3.在安排迈尔斯与沃尔特“不期而遇”的商店,白人老板坚决表示,迈尔斯之前没见过沃尔特,因为当时迈尔斯不得不询问老板,哪一个是沃尔特。

4.沃尔特的姐姐发现了沃尔特家烤鱼的宣传单,从中可确认烤鱼和莫里森被杀发生在同一天,而一个与沃尔特及其家人毫无关系的白人店老板恰好也有这样一份传单。

5.克莱·卡斯特,为沃尔特改装车底盘的机工,证明沃尔特卡车的改装工作发生在莫里森被谋杀后的六个月之后。

还有一个重磅消息——迈尔斯要“翻供”,并大谈警察如何腐败!

得不到警方的记录和文件,案件调查工作仍无法取得更大进展。因为案件正在进行直接上诉,州政府并无披露移交的义务。布莱恩利用《阿拉巴马州刑事诉讼规则》第32条向门罗县巡回法院提出申请,申请被发回到鲍德温县处理。同时,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也同意中止直接上诉程序,以便第32条申请程序进行。这意味着,鲍德温县巡回法院法官必须对案件进行审查,也可能被迫同意布莱恩的证据开示动议,警察和检察官的文件也要进行披露。

文件的交接在门罗县法院办公室进行,警长泰特、检察官查普曼、地区侦查员、州调查局侦查员悉数在场。交换的文件不仅包括警方和检察官的文件,另有州调查局的文件,甚至,“皮特曼案”的记录及证物,等等,文件内容和数量惊人,令布莱恩兴奋不已。

但不久,布莱恩的事务所接连不断收到匿名邮寄的“炸弹”和死亡威胁。

依照“第32条”规则,沃尔特的听证程序启动了,新任法官小托马斯·B.诺顿不耐烦的给布莱恩指定了三天的举证期限。

第一天的听证会上,沃尔特所在社区好几十人——大多是黑人和穷人——挤满了旁听席;审判庭两边,沃尔特的家人、案发当天参加烤鱼活动的人、与沃尔特共事而了解他的人悉数到场。

“先生们,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这位年过五十的秃顶白人法官问道。

“是的,法官大人,根据证人隔离规则,我申请在座的几位执法人员离席。”

协助沃尔特案公诉的州助理总检察长瓦勒斯卡立即反驳道:“法官,他们正试图让案件重审,我们需要我们的人在场。”

诺顿法官支持了检察官一方,听证继续,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布莱恩首先作了开庭陈述,对沃尔特案的证人证言以及新获得的证据作了概括陈述。

迈尔斯作为第一名证人出庭接受询问。

“迈尔斯先生,你在麦克米利安审判中所作的证言是否属实?”

“当然不是真的。”

“你在隆达·莫里森被谋杀的那天见过麦克米利安吗?”

“绝对没有。”

“那天你开着他的卡车去过门罗维尔吗?”

“绝对没有。”

“隆达·莫里森被谋杀的时候,你进过杰克逊洗衣店吗?”

“没有,从来没有。”

“你在麦克米利安审判中的证言是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证言是,我听到沃尔特·麦克米利安向这个家伙说了点什么,我记得说过,我看见他的后脑勺。我就能记得这么多了。”

“这些证言是否属实?”

“不,不属实。”

“你对沃尔特·麦克米利安参与隆达·莫里森谋杀案的所有指控是否属实?”

“不属实。”

布莱恩拿出一份庭审笔录,与迈尔斯一句一句地核对他指控沃尔特的证言;一句一句地,他承认,之前的证言完全是虚假的。

在接受查普曼的反询问时,迈尔斯依然冷静、依然坚定不移的否认对沃尔特的指控。

查普曼咄咄逼人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改变证言,是不是有人在指使你这么做!

迈尔斯被检察官的话激怒了,他盯着查普曼,字字铿锵的说道:“我,拉尔夫,可以看着你的眼睛和任何人的眼睛,告诉你,这是事情的全部——关于麦克米利安的所有传言都是谎话……据我所知,麦克米利安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在那天,在他们说案件发生的那天,我根本就没有见过麦克米利安。这也是我告诉过很多人的话。”

退庭时,迈尔斯满怀歉意地望了沃尔特一眼。

法庭上,人们又开始窃窃私语。

下一个出庭的证人是克莱·卡斯特——为沃尔特改装车底盘的机工。卡斯特作证说,沃尔特的卡车在198611月隆达·莫里森被谋杀时,还未被改装成低底盘;卡斯特保存有记录,清楚记载改装时间是19875月,即胡克斯和海托华声称他们在洗衣店看到低底盘卡车6个月之后。、

其他证人依次接受交叉询问。

最后一个出庭接受质询的证人是门罗维尔的警察伍德罗·伊克纳,他作证说,他是第一个进入现场的警察,莫里森的尸体并不在迈尔斯指认的地方,莫里森是在被人从身后枪击,从浴室挣扎着爬到洗衣店的最里面,尸体是在那里发现的。迈尔斯所称在洗衣店前柜台看到莫里森的尸体,与伊克纳对现场的描述冲突。伊克纳还作证说,检察官皮尔逊要他作证莫里森的尸体是被人从前柜台拖到了被发现的地方,他明知这样的证言是虚假的而拒绝说谎,但不久,这位诚实正直的警官被赶出了警察局。

伊克纳作完证后,时间已是傍晚,法官宣布当天的听证结束,明天继续。

第一天申请出庭的所有证人都是白人,并且任何一个人与沃尔特都没有利害关系,这点可能连诺顿法官也没预料到,查普曼检察官则看起来很焦虑。

第二天的听证开始前,一大群黑人聚集在法庭外的大厅里。

“他们不让我们进去,史蒂文森先生。”

“什么意思?”布莱恩困惑的问。

“不能就是不能!”

当布莱恩要进入法庭参加听证时,一个穿着副警长制服的年轻男子挡住了布莱恩。

“我要进去!”布莱恩坚决地说。

“你不能进去!”对方也是斩钉截铁地回应。

“为什么不可以?”

对方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是辩护律师,我想我必须进去!”

对方上下打量着布莱恩,说道:“我不确定,等我核实一下。”

等这位副警长回来时,僵硬地挤出一丝笑容,对布莱恩说道:“你可以进去了。”

当布莱恩进入法庭,整个法庭与昨天相比已经面目全非。

法庭门里,安装了一个大型的金属探测器,在探测器的另一边,一名警察牵着一只巨大的德国牧羊犬;法庭里有一半的地方已经坐满,昨天坐的还是沃尔特的支持者,但今天则被一群中老年白人占领。查普曼和瓦勒斯卡坐在公诉席,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布莱恩来到诺顿法官的办公室,问法官说明,警察告诉沃尔特的家人和支持者不能进入法庭,而政府的支持者却可以进入。

诺顿法官翻着白眼,很不耐烦的轻描淡写道:“史蒂文森先生,你的人只是来得太晚了。”

“法官,问题不在于他们来得早晚;问题是,他们被告知不能进入法庭。”

“我没有禁止任何人进入法庭,史蒂文森先生”,诺顿法官一脸无辜的说道,并对身边的法警说了几句。法警走出办公室,与法庭外的警察耳语几句。

沃尔特的支持者可以进入了,但法庭的一半已被坐满了。

听证继续开始。

奥马尔·穆哈巴特、诺曼·博伊斯雷斯、卡麦勒·纳吉、伯纳德·布莱恩特等四名医生出庭作证,迈尔斯最初因拒绝在一审作证,被送去泰勒·哈丁安全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鉴定,迈尔斯告诉医生,“警察陷害他,告诉他要么接受被控的谋杀罪,要么作证说那个人干过”、“他之前的供认是假的,是警察通过身体和心理的隔离逼迫他的”、“他们威胁我,他们希望我说他们想听到的话,如果我不同意,他们告诉我,你会去坐电椅。”迈尔斯的这些陈述被记录在医疗日志中,且发生在一审之前,这使得迈尔斯的翻供更加可信。

伴随着交叉询问的继续,政府的支持者开始陆续撤离法庭,而进入法庭的黑人则越来越多。

听证持续到第三天。

为确保不发生意外,布莱恩一早来到法院。

法庭门里,金属探测器和警犬还在,但挡在门口阻截黑人的警察不见了。

只有很少的人前来支持政府,但法庭却座无虚席。

6个人曾和迈尔斯关在一起,听迈尔斯讲,他被迫作伪证指控沃尔特,他们中的大多数出庭接受了交叉询问,陈述相互一致。

布莱恩提交的最后一份重磅证据是,泰特、本森和伊克纳制作的迈尔斯的审讯录音,这份录音记载了迈尔斯多次对警察陈述,他不知道关于莫里森谋杀案或沃尔特的任何事;录音还记录了警察对迈尔斯的威胁,以及迈尔斯拒绝构陷一个无辜的人犯谋杀罪。这份证据佐证了迈尔斯翻供的真实性,同时也戳穿了皮尔逊在法官、陪审团及沃尔特一审律师面前说的谎言——迈尔斯只做过2次陈述,但事实上,还有6次能够证明沃尔特无罪的陈述,虽然都被打印出来,但却没有依法向沃尔特一审律师披露。

这次听证,政府方面没有提供任何反驳证据。

看起来,沃尔特案翻案已经胜券在握、指日可待。

真的吗?

(转下文:《冤案的角力 下 》)


作者IDxintaigaoshan

公号IDzhaoxiwufa

欢迎转发,悦读更多文章,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