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声”艺术团观后讨论摘编之10班杜雨欣

杏坛赤子2018-03-31 08:33:14

用两只眼睛看

——“心之声”艺术演出观后感

杜雨欣

艺术演出结束了,但由此带给我们问题和思考却没结束。而对于这些问题,我认为人们若用一只眼睛看是不够用的。

最开始有人提问、质疑艺术团的演员艺术水平,称其以残疾作为了“卖点”——“我们不断强调演员们的残缺,并一次又一次利用这种残缺”,这种出于健全人而发出的真切痛惜着实令人感动,但是问题在于“心灵之声艺术团”的演出目的和存在方式,真的就是彻底为观众提供一场视觉盛宴吗?还是说,残疾人的艺术展示过程中若是没有“利用”自身残疾弱点,从头到尾都不告诉你他是残疾,演艺水平高超,就达到了他演艺存在的目的和“尊重平等”的观念了吗?

绝对不是这样的。单从心灵之声艺术团这个个体而言,它的演出与存在有两个意义,一是公益性存在方式,二是艺术性存在方式。为什么我敢这样下定义呢?其一,艺术团官网自我介绍时对个体价值理解为——“让更多人关注残疾人事业,扶贫救灾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创造高水平一流艺术家。其二,艺术团实则是“北京市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它是一个上下规划有致,开展了“网络电视台”“艺术发展中心”“启明艺术培训中心(学校)”等等下属机构,并且以盈利、实现社会价值为运行目的的公司组织,而不是国家大剧院、人艺剧场一系列专业专注于提供文化事业、产业、消费谋利的组织。

在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基础上,它举办无数艺术演出,实则是艺术性上,让残疾人发展自身教育水平;公益性上,寻求社会关注、解决残障就业问题的手段。

也就是说,在对待心灵之声艺术团的演出时,我们应当用两只眼睛——公益性、艺术性兼重的方式看待。这种判断方法不是无理无据的,而正是通过了解它的运行方式和存在目的做出定义。据艺术团(或有限责任公司)自身介绍,它们创办的启明艺术学校目的就在于提高学生受教育程度,让残障儿童不会因为没有特殊对口学校等困难,从小就失去接受知识的机会,长大后失去获得较好社会地位的可能。在这种公益性之外,才有它的不定期艺术演出。而更值得一提的是,它们的演出也侧重于公益性正能量传播,因为其演出对象集中于中高校学生以及劳改犯等等,和北京总共141个中小学有过演出互动,并且在演出系统中被市教委划分为“民族艺术进校园”。

由此可见,当谈论这个艺术团的艺术水准时,我们实际上是在评价这个带公益性色彩的盈利组织的艺术水准。因此我们采取的另一种评价体系,并不是针对这个对象的艺术性做出的,而是针对它的主要矛盾——公益性做出的。综合起来看,难免会有人认为,人们是对艺术性给出了同情的高分,实际上这里应当注重事物的主要矛盾、主要方面,而不要陷入“一一对应”的套板效应里去。

进一步说,我认为不仅要用两只眼睛看“艺术团”,还应用两只眼睛看社会的残障弱势群体。

在讨论中,有人很不满残疾人“扬短避长”,故意参加“拿自己痛苦博取眼球”的演出节目,提倡残障人士应多多益善地干案头工作。前者其实不是只有残疾演员“干了”,照这样说,《假若给我三天光明》的海伦凯勒也这样博眼球了——只不过她没上台蹦跶;《速7》电影以拍摄过程中意外死亡的演员做电影结尾一分钟花絮……身体健康的人也这么博眼球、博同情了。全天下但凡显露了点痛苦还被发现了的人,大概都很荒唐了。

事实上,残疾人在先天上就是不被平等对待的,他们或者没法自己穿衣,或者没法看清东西,这种生理缺陷客观存在,人们不可能“忽略差异”,但是可以缩小差异。

在看待残障群体时,我认为应用人生价值、社会价值两只眼睛看待。人生价值上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连职业还没有落户时谈什么平等尊重呢?有人说这很好办,他们别“扬短避长”,换个案头工作就可以了。什么案头工作呢?大公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北京连去房地产这种低收入工作也需要一个极能走能跑耳听八方的身体素质。大概做淘宝店主食扬长避短了,日薪可能连房租也交不起。当他们被要求扬长避短时,已经是一种和普通人的差别。面对这种差别,残疾人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最好方式,目前而言是抱团成为社会群体中一员,即加入艺术团这类组织,从社会价值中获得教育权利、医疗权利、社会关注和认可。

说来说去,无论是看待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这个组织,还是残障个体,我们都应采取两只眼睛看问题,看到艺术团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然后再进行判断,这和两种评价体系不是一回事。看到残疾人真正需求的是什么,然后再判断“她快不快乐”“这平不平等”。之前四川省聋协主席说过,影响残障孩子未来的最大隐患是教育,是对社会的了解。全国截至20146~14岁残障孩子只有71.2的接受了义务教育,还有十几万不曾知道什么是“吐槽”,甚至什么是“爱”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以为艺术团的存在是一个比较健康而理想的方式了;但我们还有许多制度去完善。而在此之前,艺术团有它存在的价值。

社会,人类社会,相比于动物世界的一大进步性在于它不仅是竞争的,更是注重公平、平等的。实现平等的过程中,一个方法可能有它不合理之处,比如将公益性与艺术性过分融合,但这需要改善而非否定、反感、拒绝。宣扬平等不是我们该过多忙碌的,恰如汤姆森说的“后世人!后世人跑到罗马去溅大泪珠,去在济慈的墓石上刻好听的殊语,但是海深的眼泪也不能把枯骨润回生!”

 

教师评析:雨欣这篇文章最让我赞赏的是她的思维方式,她的辩证法意识在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用两只眼睛看“心之声”的演出,指出其主要矛盾是公益性,既然如此,突出一下残疾人的“惨”,也可以理解;否则,“全天下但凡显露了点痛苦还被发现了的人,大概都很荒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