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这个让人“羞羞”的市场却藏着千亿商机……

盛旦农业2018-04-14 10:07:50

每一个夜幕降临,社交软件中的“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都涌动着无处安放的寂寞与旺盛的荷尔蒙。

中国是情趣用品的生产大国,全球70%的情趣用品是中国生产:

一方面,由于我国的男女比例越来越失衡,到2020年将有3 000万男性找不到对象;另一方面,女性越来越独立,她们正视需求,又不愿轻易委身于男性。

数据显示,情趣用品网购量年增50%,未来这个市场或将达到千亿规模。 

这个“羞羞”的市场正在迎来令人兴奋的未来。


在 盘 丝 洞 中 一 起 爱

文/本刊记者 梁玉龙

每一个夜幕降临,社交软件中的“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都涌动着无处安放的寂寞与旺盛的荷尔蒙。

另一端,作坊式的生产方式和思维,让中国情趣用品生产商们的技术含量仍停留在机械时代,亟待转型升级。

于是,一个既解决刚需又守住节操的情趣社交平台,融合C端与B端、连接线上与线下的盘丝洞火了—在没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聚集了100万注册用户,十多家国内主流情趣厂商与之展开战略合作。

当互联网社交红利走到尽头,专注某个细分市场与细分人群的垂直社交成为了关注热点。盘丝洞算一个正面案例—尽管重度垂直,但“姿势”丰富。


么么哒与啪啪啪 

2014年上半年,陈剑“失踪”了。

在珠三角、长三角,以及北方的一些情趣用品工厂厂区,他神出鬼没。

“互联网+情趣用品”这朵羞答答的玫瑰“惹火”了他。从春水堂到他趣,从大象安全套到马佳佳,陈剑为趋势所动,忍不住想在经营一家O2O鞋类品牌的同时,顺便“劈个腿”。

这个多少有点“羞羞”的行业,让他把计划瞒着众人,偷偷地从南到北,大量走访,去调研情趣用品生产端的情况如何,工厂是怎样的状况等问题。

一次,他从杭州出发,坐飞机来到深圳,然后换大巴到东莞,再换大巴,再换中巴,最后骑上摩托车,风尘仆仆地到了当地的情趣用品工厂。

“太Low了”,眼前的景象与想象中的现代化工厂、流程化作业判若云泥,低矮的厂房好像是上世纪80年代大学的老旧宿舍,硅胶、塑料等原材料堆砌满地,厂房旁边就是菜地。

这种场景陈剑此后经常遇到,已经见怪不怪。

深入了解后他发现,厂商的经营思路和生产方式一样非常粗放

首先是绝对的成本导向。

陈剑后来在和它们合作的过程中就经常遇到,本来谈好的生产计划,因为有了更大的订单进来而被晾在一边。情趣用品本来就是小众市场,加上厂商目光短浅,行业里没有一个叫得上来的品牌。

其次,有的厂商们虽然看到了情趣用品智能化的趋势,但舍不得投入,更没有人才、技术、营销方面的资源。

市场上的智能情趣硬件,大多没有摆脱传统硬件思维。所谓的智能化不过是把遥控器换成了手机。而情趣电商,也只解决了交易环节的隐私问题。

陈剑认为,情趣行业的B端存在明显的痛点,这正是他的机会。

2015年1月,盘丝洞在杭州成立。第一步就是为情趣厂商提供智能化整体升级方案。

考虑到改造生产线给厂商带来的成本压力,盘丝洞根据厂商原来的情趣用品PCB板尺寸,开发出匹配的智能芯片PCB板,厂商不需要重新开模。

软件端,厂商也无需自己开发配套的App,而是接入盘丝洞App。

用户打开手机蓝牙,接入情趣用品后,App会自动弹出操控界面,然后就能够与App里的其他用户联机,借助语音、视频、遥控实现远程“啪啪啪”。

有了情趣互动,用户体验得到提升,B端产品也更有竞争力。

2015年初,第一款使用盘丝洞智能化升级方案的产品“么么哒”面市了。

这是陈剑和一个开成人用品工厂的朋友,合作开发的一款振动棒。它的内部芯片可以为硬件提供9种振动模式,每种模式有3个振动强度。用户通过手机可以实现异地互联,自由选择模式。

2015年4月,陈剑带着“么么哒”参加上海情趣用品展,一炮走红。其他厂商也开始使用盘丝洞的升级方案。随后,Pre-A轮1 300万元融资协议达成,由银杏谷资本领投。

截至2016年4月,盘丝洞已经与百乐、蒂贝、迪梦姿、么么哒等12家国内主流情趣厂商展开战略合作,产品涵盖飞机杯、振动棒、跳蛋、AV棒等众多品类。目前盘丝洞的智能芯片出货量为1.5万片,单价在十多块钱。

为了调动厂家积极性,芯片卖给厂家时几乎不赚钱,也暂未实施销售分成。未来这两块将是盘丝洞的盈利点。

陈剑希望通过低成本,吸引情趣厂商采用盘丝洞的智能化升级方案,从而建立跨产品统一通讯协议接口,形成市场壁垒,随着合作厂商的增多,逐步形成马太效应。


“单机”不如“网游”

不难看出,陈剑提供给B端的这套升级方案,核心在于硬件互联。但作为连接平台的盘丝洞绝不仅是一个用户俱乐部,它还向C端的用户开放,致力于打造一个情趣社交平台。

陈剑说,办公室里,大家西装革履,有理有节,这是微信主打的场景。

在酒吧,很暧昧,欲拒还迎,这是陌陌的场景。在卧室,大家相互尊重,坦诚相见,不忌讳谈两性话题,这就是盘丝洞。

数据表明,陈剑把情趣社交从泛社交平台独立出来是顺势而为。2015年7月盘丝洞上线以来,在没有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积累了100万注册用户,每天自然搜索流量5 000+。

在垂直社交泡沫横行的时代,盘丝洞活了下来。

但凡做垂直社交,大都面临一个矛盾:太垂直则体量有限;定位稍模糊,又难以抓住特点人群。

而陈剑认为,盘丝洞不存在这个问题,“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尤其是90后,作为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主力,他们根本不忌讳谈性。”

所以,情趣社交看上去是个细分领域,实则是个体量庞大的暗需求。难点其实在于,找到稳定的使用场景,“把丰沛的地下水打捞上来”。

陈剑在创业之前,看过一份来自阿里的性爱消费报告。上面显示中国整个情趣用品的复合增长率基本上每年翻番。但是对单身人士来说,电动玩具解放了双手,却填不满空虚的心。

这启发了陈剑,“消费者在玩‘单机游戏’的时候,如果帮他升级成‘网游’,体验一定大不相同。”

所以,陈剑一开始就把社交功能作为硬件的卖点,让用户使用情趣用品时,不只是自娱自乐,而可以借助盘丝洞和异地恋的对象、甚至陌生人交流心得,展示情趣,甚至远程“啪啪啪”。

中国性学会性曾在网上对4万多名男性做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平均性生活频率为每月6.48次。可见上述场景的频次虽然不如微信,但远高于女性经期应用大姨吗。

此外,阿里的性爱消费大数据报告还提到一个重要信息,女性情趣用品的购买比例正在向男性靠近。

目前,盘丝洞的注册用户的男女比例是7:3,陈剑正在设法提升女性用户占比,目标是2:1。

为了打消女性的顾虑,减少骚扰,陈剑选择牺牲一部分活跃数据,让非好友之间只能聊5句话,并且监控社区内容,将一些游走于性与色情边缘的帖子及时删除。

他还学起了微信文章打赏的做法刺激用户分享使用心得或者展现自己。

但是打赏有上限。陈剑调查发现,网络上潜伏的付费裸聊服务的收费标准是50元/20分钟,于是他将打赏控制在这个标准以下,“低于行业平均收益率,违法分子自然就被筛了出去。”

作为工具,盘丝洞提供了其他社交软件从未有过的功能,具有了不可替代性。

作为社区,“情趣神器我最大”“神器藏哪里”“我有性感内衣”“一夜成人”“同志拉拉零距离”等话题,营造了不一样的内容场景,让敏感话题有了畅所欲言的平台。

但是如果一切围绕性生活,不仅频次受限,用户也可能慢慢从最开始的好奇、兴奋变得无感。所以,陈剑在用户引导上,用评级、奖励盘币等方式培养明星用户。

目前,盘丝洞上的资深玩家,已经能从性话题谈到生活和追求。

这产生了正向反馈。“男士展现你的思想、你的品位后,女生甚至会主动去认识男性,要求情趣用品联机。女性也是一样,被人赏识有了成就感,黏性自然就有了。”


情趣的长尾

“你知道吗,千里之外夺人贞操的话题,人们聊得最High。”陈剑挑动着眉毛,笑容有些狡黠。


刚刚涉足情趣行业时的陈剑,甚至不敢正眼看工厂货架上的产品。但是后来发现,厂商来谈合作的都是女孩子,完全看不到她们眼里的异样。陈剑这才慢慢放开,自如地聊这些话题。

陈剑相信自己选择对了一个日益庞大的市场。

一方面,由于我国的男女比例越来越失衡,到2020年将有3 000万男性找不到对象;另一方面,女性越来越独立,她们正视需求,又不愿轻易委身于男性。

这个“羞羞”的事业有着令人兴奋的未来。目前,陈剑已经选定了几个掘金的方向。

产品升级方面,技术人员正在研发最新智能组件,将可以通过体温、心率与脑电波来远程遥控对方的情趣玩具,或者通过动作捕捉技术来进行远程人与人的体感交互;VR虚拟增值服务也在开发当中。

基于行业特点和盘丝洞做情趣社交的优势,陈剑还有一个涉足体验电商的计划。

情趣产业是一个“庞大的长尾市场”,造成长尾的原因有三个:

1.用户担心造成个人标签污名化,不会公开传播情趣内容;2.国内法规不允许情趣用品做广告;3.每个人对性的感受千变万化,有人喜欢迷你的、粉粉的情趣用品,也有人喜欢非洲式的那种又大又粗的。

陈剑认为,这些给营销和交易造成了困扰,但是特别适合做体验电商。

未来,盘丝洞会专门开辟一个达人块—达人尝试新品、撰写体验报告、客观作出评价,并在圈子内进行传播,引导消费。

而App积累的用户数据,也可给C端提供指导,做到精准营销。

从国内出现的第一家情趣用品店“亚当夏娃”开始,中国情趣产业走过了20多年的时间。伴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一批“互联网+情趣”公司在成长迅猛的同时成为了资本的宠儿。

产业生态悄然改变,这样庞大的市场还有很多“姿势”等待陈剑去“解锁”。

编 辑:唐 婷 romarin9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