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日常的生活中成为战士的女子

宋晓鸣talk2018-04-16 06:07:32


我时常会有一个迷思……

 

《穿普拉达的女王》里,假如没有了权势、脱下了战袍的米兰达,又会怎样?



“一条”里,时尚博主黎贝卡一个人住在广州市中心一栋230平方米的房子里,内部空间里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自我意志。假如黎贝卡没有这个大大的铠甲,她又会怎样?

 


还有那些靠自己的努力挣得了名利的女人们,如果只有实力没有机遇,她们又会怎么样?

 

我想了又想,我的答案是——她们应该也会活得很痛快才华和实力可以藉由机遇变现为名利,也可以在没有运气的情况下,变成对生活的掌控力。

 

那些在生活中具有掌控力的女子,她们就是日常生活中的战士。


 

第一位,我想说的,就是美国一位名律师史蒂文森的外婆。我把TED中史蒂文森讲外婆故事、关于自我定位的视频推荐给了很多朋友。因为,我认真思考过,过去没有所谓职业的女性在家庭中如何树立自己的权威,史蒂文森外婆就是一个亮闪闪的例子。

 

话说史蒂文森在谈到自我定位时,讲述了外婆的故事和外婆对他的影响。

 

“我的外婆很坚韧,也很强壮,威风凛凛。家里有争执,她有决定权,不过很多事都是她挑起的。”

 

史蒂文森八九岁时,有一天,外婆穿过房间握住他的手说:“过来,布莱恩,我们得谈谈。”史蒂文森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次谈话,外婆让他坐下,然后看着他说,“我想让你知道,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

 

她接着说:“你是个特别的孩子。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除非你不想做。”

“布莱恩,我要你向我保证三件事。”

 

“第一,我想让你保证你会永远爱你的妈妈。第二,我想让你保证你会永远走正确的路,尽管这样的选择有时会让你面临重重困难。第三,我想让你保证你永远不喝酒。”

 

那时史蒂文森才9岁啊,不过他还是答应了:好的,外婆,我会的。

 

在史蒂文森十四五岁的一天,他和他的哥哥、妹妹到家附近的树林里玩,他们坚持要史蒂文森喝点儿啤酒,而史蒂文森却一直拒绝,说这样不太好。


然后,他的哥哥盯着他说:“你这是怎么了?喝点儿吧。”接着,他仔细地打量着史蒂文森说:“哦,你不会还想着外婆要你保证的事吧。”

 

史蒂文森马上问他是什么意思,结果他的哥哥告诉他:哦,外婆对每个外孙都会说,他很特别。

 

听到哥哥的话,史蒂文森“崩溃”了。

 

史蒂文森最后说,“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我今年52岁了,我确实从来没有喝过一滴酒。



我非常钦佩这一类女子,她们脑子清醒,果敢,有想法,有策略,对落地事项盯得紧。


 

第二位女子,我过去也常说起她,就是《我在伊朗长大》的作者莎塔碧的外婆。

 

莎塔碧动身去奥地利留学的前夜,外婆来陪伴她。外婆将莎塔碧拥入怀中,她说:听我说,我不想唠叨,但我会给你一些建议,会对你一直有帮助。

 

你知道外婆说了什么吗?在那个战火纷飞、政治动乱的伊朗,外婆告诉莎塔碧: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混蛋。如果这些混蛋伤害了你,你就对自己说:这是因为他们愚蠢,这样你就不会对他们的残酷做出反抗了,因为没有比仇恨和复仇情绪更糟的东西了。永远保持你的尊严,真诚地对待你自己


 

还有,当莎塔碧面临婚姻的分裂时,她哭着去找外婆。她跟外婆说:这太可怕了!我认为我不再爱雷扎了,我想我应该跟他离婚。

 

在那个女性地位低下的国度,外婆的回答让我真的没有想到:

 

这就是你说的可怕的事情?我还以为死了什么人呢。听我说!我离过婚,在五十五年前。让我告诉你吧,当时没有人敢离婚。但我总是对自己说,我独自生活要比跟那个大草包在一起幸福的多。

 

没有什么可是!第一次婚姻是第二次婚姻的预演。下一次你就会感到更满足了。不过,既然你哭的这么伤心,也许说明你还爱着他。慢慢来,好好考虑考虑,到你确实不再留恋的那一天,你就离开他!就像一颗牙齿坏了,就得把它拔掉。

 

我承认,我当时就被莎塔碧的外婆圈粉了,老实说,我不喜欢太过强势的女人,但是我喜欢有男性思维的女人。


 

第三位女子,是《红楼梦》中的刘姥姥。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读《红楼梦》,对刘姥姥有特别深的误解,哼,要是我,就是饿死也不去看王熙凤的脸色,去讨生活。

 

等到我长大成人,发现刘姥姥这样的女性就是在石头缝里开出的花朵。


刘姥姥有一个女婿叫狗儿,他是中国男人中的典型,面对生活困境不去寻找出路,反而总是喝酒消愁,再吵吵老婆,抱怨生活。

 

刘姥姥就不屈服于生活,她总认为应该努力一下,争取一下。于是,刘姥姥想到了他们的富贵亲戚贾家。虽然刘姥姥出身卑微,可是她却知道她想要什么。于是,她历经种种曲折,进了荣国府,见到了王熙凤,后来还见到了贾府的核心人物贾母,最终皆大欢喜。

 


和刘姥姥有异曲同工之处的人物,我想《神秘巨星》中小女主伊西亚的妈妈。她也非常卑微,可是她内心却异常坚定地保护着女儿的梦想。为此,她可以忍耐,可以忍受被虐。但关键的时刻,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所以,我也特别欣赏一类母亲,她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们比任何人都明白孩子的内心,并给予最深厚的保护。

 

这些在日常的生活中成为战士的女子,她们的铠甲就是:知道目标也知道路径,她们的思维果敢坚毅,她们知道世间盛放着蓝莲花,所以在庸常的每一天,都活得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