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点锁门风波

十堰市民热线2018-03-12 03:19:48

TO YOUR CITY

以下是我们栏目的播出时间哦:

首播:18:10 新闻+公共频道并机

重播:21:50 公共频道

次日:07:55 公共频道

TO YOUR CITY

近些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减少,各地农村中小学实施了布局调整,很多村级学校被撤销或被并入乡镇中心学校,而一些交通不便的落后偏远山区,依然保留着不少只设低年级的教学点。在郧阳区城关镇桃花沟村就有这样一个教学点,他经过了几十年的变迁,成了一所“一对一”学校,

3月29号,记者在桃花沟教学点见到了这里唯一的老师刘兆明。刘老师告诉记者, 27号上午,有两人拿着一份租赁合同,告知他们二天要进入校园施工,并让他们搬离。

郧阳区城关镇桃花沟村桃花沟教学点老师 刘兆明 
说是村上已经给他们写了合同了,学校要交给他们了,具体内容我也没有看写了些什么,看了以后他们说是你们明天老师和学生离开这儿,这儿归我们管了,我感到疑惑。

桃花沟教学点是六十年代当地村民集资建设的村级中学,后因国家政策不断改变及学校生源逐年减少,先后演变为完全小学、教学点,至今为桃花沟村教学点,隶属郧阳区城关镇第二完全小学管理日常工作。学校现有一年级学生一名,教师一名。因为没有接到上级学校通知,刘老师拒绝了对方的搬离要求。

郧阳区城关镇桃花沟村桃花沟教学点老师 刘兆明 
 我就叫他们出去,出去了以后他们就买了一把锁,把门锁了,这是前天下午(27号),锁了以后我又给城关二小的领导打电话,他们很快就来了,来了以后叫他们把门打开,昨天早上(28号)来,突然他们又把们锁住了,把我们老两口锁在校园里头,一个学生还没来,锁门所的有将近两个多小时。,学校要交给他们了,具体内容我也没有看写了些什么,看了以后他们说是你们明天老师和学生离开这儿,这儿归我们管了,我感到疑惑。

桃花沟教学点只有一名学生,叫李健康,家离学校有7、8里路,李建康2岁时父母离异,父亲常年在外打工,爷爷奶奶又残疾,学校几乎成了这个孩子的家,这里也是孩子最愿意呆的地方。因为大门被加了一道锁,当天早上按时来上学的李建康只好站在门外。郧阳区教育局为照顾在此任教40年的刘老师,去年将他爱人吴高云请来当勤杂工。吴高云当时拍下了李健康趴在校门却不能进去的照片。

刘兆明爱人 吴高云:
 我们说是还没退休之前,我们都安安心心的把这个娃子教好,我们该完成的完成,没有说叫他半途而废的离开,中间出了点事,可能是个意外,因为我们之前没有想到说这个学校有这个变动,哪怕还没退休把这个娃子送走了,叫我们去哪都行。

好好的教学点,怎么会被租赁出去呢?为了弄清其中的原由,记者来到了城关镇桃花沟村村委会。村党支部书记何国勇告诉记者,郧阳区教育局于2015年出资翻新教室、办公室等功能室10间和一个两百平方米的院子。学校后院15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式房屋,因暂时不作为教学用房,未进行修缮,现因年久失修已属于C级危房。该村党员干部及群众眼看多年集资建设的房屋,因年久失修即将因无人管理毁于一旦,觉得可惜,多次建议村两委对这部分旧房进行翻新维修利用。

桃花沟村两委于2017年2月25日召开了全村党员代表大会,会上,代表们一致通过了对老学校后院房屋进行翻新维修,并合理利用的意见。会议最终决定由村委会作为甲方和十堰博铭拓展培训公司签署房屋租赁协协议,由乙方出资对学校后院旧房实施维修后,用于开办培训学校。2月28日,桃花沟村委会和博铭公司正式签署租赁协议,协议约定在不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的情况下,从5月1日开始正式施工。

3月27日,承包方两名共走人员在未通知村上的情况下,来到学校告知刘老师第二天要去施工,当时被刘老师拒绝。3月28日早上,施工方再次独自来到学校,要求途径学校的院子和一间新翻新的房屋(也是通往后院的唯一通道),对后院房屋维修进行施工,再次遭到拒绝。期间,双方发生言语冲突。为了阻止施工方强行进入,吴高云把学校大门从院内上锁,争执中,施工方也拿出一把锁将学校大门从外面锁上。事情发生后,村两委会、镇政府、派出所、主管学校到达现场,进行了调解,随后大门打开,学校恢复正常秩序。

郧阳区城关镇桃花沟村村委会党支部书记 何国勇
因为前天流转之后,老板在施工过程中,与校方发生了一些口角之后,我们现在作出决定,停止流转商讨之后再说。
记者:当初你们跟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有没有跟教育部门协商过?
没有,这是我们村上的事没有。因为我们当时想的是,这个学校是我们村上老百姓自己集资建的,在一个问题是我们装修后院儿,并不是装修前院,下一步我们想通过正规的渠道,和教育局接洽,看看能否流转,如果不能流转就停止流转。

按照村上的说法,现有的校舍资产属于村上所有,但城关镇第二完全小学校长徐富国并不认同村委会的说法。

郧阳区城关镇第二完全小学校长 
徐富国 3月27号,我们才知道有这个协议,我们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个协议,我们就是认为在普九债务化解之后,学校的校舍安全,以及学校的投入建设,全部由当地主管部门教育局来负责,当然现在这些问题,肯定是也有教育主管,这个学校资产,是国有资产,由教育局代管。

学校和村里各执一词,那么现有的校舍资产究竟属于谁呢?记者在郧阳区教育局了解到,郧阳区各乡镇目前还有教学点123个。2011年,当时的郧县政府批转教育局《郧县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十二五”规划》的通知中明确,调整后的教育资源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主要用于举办学前教育、成人教育、勤工俭学基地等,特别要优先用于发展学前教育,举办村级幼儿园。确实闲置的校园校舍,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统一处理,处置所得用于当地发展义务教育。尽管现在只有一个学生,但郧阳区义务教育学校布局十三五规划草案中,还是把桃花沟教学点作为全区20个过渡性保留学校之一。徐富国认为,学校资产既然由教育主管部门代管,村上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就不能私自把校舍流转出去。

郧阳区城关镇第二完全小学校长 
我们一方面积极和村里,沟通协调,要求施工方不得继续锁门,不能再发生这样的非常恶劣的事件了。第二个他们一切的行动要经过我们教育主管部门的允许,第三个一切在里面的活动不得影响,老师的工作和学生的学习。

采访中记者得知,像桃花沟村这样的闲置校舍权益之争并非个例。几年前在郧阳区另一个村,村民还为此和教育部门对簿公堂,但最后败诉。对身份特殊的闲置农村学校最后的权属问题,国家目前尚并没有明确意见。虽然2006年当时的郧县政府在批转县教育、财政两部门关于加强中小学校舍管理意见中就明确了校舍处置须报经教育主管部门同意的原则,也在十二.五和尚待通过的十三.五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规划中,明确了闲置校舍应由教育行政部门统一处置,但如果相关地方政策宣传不到位和涉及的校舍不能从法律上明晰权属,说不定这样的争议还会发生。你对这种现象有什么看法,可以参与我们节目话题讨论。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