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并不担心“乌合之众”

水木丁2018-05-15 04:54:57

这几天英国公投,在微博上掺和了几句,我不是脱欧或者留欧派,也认为不可能什么国家大事都要依靠公投来解决,只是觉得有这么个公投的选项也不错。但是说了几句话,就不断有人对我说四个字:乌合之众。还有人神秘兮兮的问我,你看过《乌合之众》这本书吗?抛开英国公投这个事儿不谈,我发现当下人们越来越喜欢用这个词,讨论一些事情,你总能看到人说这个是乌合之众,那个是乌合之众。可是乌合之众这个概念貌似很清晰,实则很模糊,乌合之众到底是谁呢?网上的某个和你吵架的网友,还是遥远国度里投票的异国公民,还是你身边你的七大姑八大姨,甚至你的配偶亲人?亦或者,大家彼此都看对方是乌合之众?后来有个网友给我的留言挺有意思:跟自己观点相反的就是乌合之众。

 

 

 

我自己是不太喜欢动不动就用乌合之众这个词的,写文章如果需要,我更喜欢用比较中性传统的“大多数人”来描述。这两天大家频繁的跟我提乌合之众这个词儿,让我想起前两天有人问我,对时下一些戾气很重的红文怎么看。我说我还蛮赞不久前看过的关于媒体的一种说法。就是你现在读到的,其实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意思是其实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做出了选择,很多文章只不过是为了迎合大家的口味才产生的。当时我就对朋友说,那么多充满戾气的文章之所以会深得欢迎,归根接地还是因为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太不容易了,太没有安全感了。不然你想想,但凡你能过上富足安康,每天晒晒太阳打盹的舒心日子。别人管你点钱,求你帮个忙,就算你拒绝对方,心里也没那么大恨,恨对方算计你,想要剥削你,非要把对方破口大骂一顿吧。说到底,还是日子没过好,内心没安全感。而那些文章之所以火爆,可以说,那就是大多数人的选择,是先有了这样的集体选择,才应运而生了这样的文章。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大多数人选择的结果。

 

 

 

作为一个写作者,这就是我必须面对和接受的现实,其实各行各业不都是这样一回事吗?我的朋友邦妮是个编剧,她总有她的创作理想,可是一到了具体工作,一遇到甲方,也常常不得不跟随大众的选择。前两天我写过一篇吐槽文《逛遍整街无好衫》,说现在国内制衣业现状,但是反过来我们是不是也一样可以说,这就是大多数的消费者自己的选择导致的呢?所以说回到所谓“乌合之众”的问题,有人反复跟我提乌合之众这个词,和大家相反,我一点也不介意所谓“乌合之众”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我理想主义,而是因为,难道我不是已经生活在其中了吗?现在火爆的书,电影,毒跑道,三聚氰胺,一有什么事情发生,去网上看看评论,无一不反映着我们生活中大众的选择,那些反复提及“乌合之众”的朋友,真的以为自己是一座孤岛,可以远离所谓“乌合之众”,独自过上精英生活,真的未免太天真了。事实是,你的生活早已经被你们认为的“乌合之众”左右着,你是躲不掉的。你想把他们隔绝,不给他们权利决定你的生活,但你正在过着这样的生活,你的生活其实每天都在被大众决定,而不是被这个国家的精英们决定着。

 

 

你生活的世界依然如此,还有什么可畏惧。其实世间的事最讽刺的恰恰是,你越怕什么就越给你来什么,越怕被“乌合之众”所左右,就越容易被“乌合之众”所决定,所左右,甚至有一天如洪水暴发般挡都挡不住。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做去个性化,是指人在群体之中,会丧失个体的责任感,导致做出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做的事。其实这也是会形成乌合之众的原因,所以在我看来,破解“乌合之众”的最有效方法,恰恰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要剥夺个体做决定的权力,而是让每个人回归为个体的人,每个人都能明白,意识到自己做的决定自己有责任却承担后果,甚至为这个国家和他人负责,而不是国家,领导者,精英,管理者为你承担后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才能够学习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尽量的不去做一个乌合之众。英国公投之后,有一部分没有认真考虑过就投了脱欧票的英国人后悔了,这就是个体意识的回归,知道自己要为这个国家的未来负责了,才会后悔,去个性化只会让人成为乌合之众,当责任真正落到每个人头上,才能让人们回归为一个理智的公民。

 

 

 

举个破解乌合之众的实例吧。有公投之国之称的瑞士,每年都要举行3-4次公投,今年刚刚全民公投,以77%的高票数,否决了“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提议,这项提议说白也就是由政府给全民无差别发放基本工资的提议。(不需要干活哦),这是瑞典人做出的理性的选择。在瑞典发起一次公投,以及对公投解释也有很严格的规定,除了发起公投需要符合一定条件外,对公投的解释也很重要,除了多数人投赞成票外,还要26个州中多数州投赞成票,达到双重多数才能够通过一项提议。

 

 

 

最有意思的是,瑞士人一直拒绝直接选举最高领导人,瑞士的最高领导层一直由国会进行选举,由瑞士人民直接选举最高领导的动议也不是没有过,但一直都被瑞士人否决,最近的一次,就是2013年,瑞士人以76.3%的高票否决了相同提议。瑞士的右翼党派曾经提出过一项“人民决定国家协议”的倡议,认为今后所有外交的事儿都应该跟老百姓商量商量,但是瑞士老百姓觉得过分民主只会伤害民主,觉得让你们管理国家,你们啥事老找我来商量实在太烦了,老让我投票影响我工作知道不?结果最后瑞士人是以75%的投票率否决了这个提议,那些国家大事儿,出去应酬社交什么的政府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其实这就是应了我们中国人的那句老话,物极必反吧。没有的东西,才会不顾一切想得到,有了的东西,视若平常,不就能理性对待了嘛。除此之外,瑞士的老百姓还投票否决了延长带薪长假,取消义务服兵役等制度。这也就是为什么瑞士人对英国人的公投评价不高缘故,因为英国人41年才搞一次公投,可不就是各种乱相嘛。顺便说一句,瑞士一直没加入欧盟,也是因为两次公投都没有通过的缘故。

 

 

所以,其实越是去个性化,反倒越没有办法破解乌合之众带来的问题。破解乌合之众,是让人们重新回归个体,打散集结人群的依赖,盲从的思维惯性,重新为个体行为负担起责任。《乌合之众》是一部伟大的著作,但是它毕竟是160多年前作品,是针对法国大革命写就的社会心理学研究著作。现在都2016年了,人类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冷战,有了原子弹,人工智能都已经研究出来的年代,人类社会都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心理学研究本身也都已经不是停留在原地了,仅仅拿着一百多年前的书里看来的一个经典理论,指认这个是乌合之众,那个是乌合之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也不肯结合当下的实际,动脑子去想想了,这是在读死书,死读书。这种掉书袋的方式,是不可取的。

 

 

写下此文,是这几日对“乌合之众”这种社会心理的一点看法,仅一家之言,以上。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新书上架 广而告之










 个人简介 
水木丁,生活中人,文字中人,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不值一提。出版作品有:《只愿你曾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我们心中的怕和爱》《所有年轻人都将在黎明前死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长按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