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法》——网络空间法治建设的里程碑

翼城县网络中心2018-03-12 04:43:08


互联网的和平与安全已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中国网络安全立法取得了较大进展,但是现行立法缺乏统筹,重管理轻治理,重义务轻权利,难以适应网络运行和网络社会发展的特点和规律,特别是缺乏对我国参与国际互联网治理的有效支撑。为应对日益严峻的网络安全问题,弥补网络空间安全法律体系的短板,中国出台了《网络安全法》。纵观该法,无论是立法理念还是具体制度设计,都是在深刻把握网络运行规律的基础上,针对全球网络安全的一般问题与中国特有问题,为解决国家之需、企业之需、公众之需,提出的全面应对和解决网络空间安全问题的系统化架构。
一、解决网络空间安全问题的系统化方案
《网络安全法》是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基础性法律,其针对网络攻击、网络欺诈,非法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借助网络传播、扩散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使用网络销售违禁品,特别是利用网络宣扬民族分裂思想、煽动宗教极端主义、教唆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甚至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网络滥用行为,在正确处理安全与发展辩证关系的前提下,在深刻把握网络运行与网络社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明确网络空间安全的基本原则和战略规划等顶层制度设计,从保护对象、义务主体、手段和方式、能力建设等确立了网络物理安全、网络运行安全、网络数据安全、网络信息安全等各方面的重要制度,系统的构筑了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法律体系。
网络时代,社会治理模式正在从单向管理转向双向互动,从线下转向线上线下融合,从单纯的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网络生态安全的复杂性要求多方参与,要求网络空间中的所有行为人都负有保障网络安全的义务,充分发挥政府、行业组织、互联网企业、网络社群、网民个人等各个主体作用,合力应对网络攻击、网络犯罪、网络恐怖主义等严峻挑战,最终化解安全问题或将损害降至最低程度。
《网络安全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立国家网信部门负责统筹协调网络安全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国务院电信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网络安全保护和监督管理工作,确立了网络安全保护和监督管理体制和机制,明确了各执法部门的职责权限;同时明确网络运营者在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个人信息保护、有害信息治理、网络安全事件、防范网络违法犯罪和协助执法等方面依法履行网络安全保护义务;此外,明确了网络相关行业组织和社会公众保障网络安全的义务,将政府部门的监管执法与网络运营者、行业组织、社会公众的监督治理有效对接。
二、保障网络空间各主体权益之法
与其他国家一样,网络安全已成为我国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个人安全最严峻的威胁之一。《网络安全法》明确其立法目的是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和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
(一)保障国家安全
网络运转是包括各种硬件设备和相应的软件在内的技术的有机结合,一旦离开了这些技术,网上活动将无法进行。就目前而言,从互联网资源到关键设备、网络核心技术等都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所掌控,核心技术和设备受制于人引发的风险,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网络安全法》通过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大投入,扶持重点网络安全技术产业和项目,推进网络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增强网络安全防控能力,确立了从根本上改变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形成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产业体系的制度保障。
数据信息不仅蕴含着巨大的经济价值,而且隐藏着政治利益和国家利益。数据信息可能成为侵蚀他国主权和危害他国国家安全的一个强有力的武器。大数据时代,因各国的技术水平和收集、处理、控制数据的能力不同而导致信息流动出现了不对等:就经济、贸易信息而言,我国是典型的流出国,信息技术强国的信息“逆差”直接威胁着我国的经济主权和经济安全。为防范上述风险,《网络安全法》明确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业务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的义务。
(二)维护社会公共安全
互联网的社会动员功能日益增强。网络所具有的强大的信息扩散力、渗透力可以将一般性局部事件快速演变为全局性的重大事件,使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受到严重威胁。此外,信息网络领域不断出现各种以渲染暴力恐怖为目的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以侵害信息网络、破坏网络关键设施、侵犯公民人身财产权利的“恐怖主义”、“网络暴力”活动越来越猖獗,致使网络社会的公共安全受到严峻挑战。对此,《网络安全法》通过网络实名制、有害信息治理、网络通信限制以及惩治各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违法活动,保障网络空间的社会公共安全。
(三)保护个人权益
网络所具有的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导致个人信息被非法收集、利用以及泄露的损害后果更加严重,个人信息在网络时代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违法收集和滥用个人信息不仅侵犯了权利人的人格尊严,且往往是其他违法犯罪的工具和手段。近年来,通过违法收集、窃取等滥用他人个人信息的手段实现诈骗、盗窃乃至侵犯他人生命权的犯罪形式呈逐年上升之势。此外,网络诈骗案件层出不穷,设置的情景“可信度”极高,受害人数众多,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甚至成为群体性事件的导火索,严重威胁社会稳定。
《网络安全法》在明确收集和利用个人信息应遵循合法、正当和必要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了个人信息收集、处理、利用和传输的条件,细化了收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通过赋予权利人知情同意、更正权和删除权等强化了个人的权利,特别是匿名化处理的规定,有效地平衡了个人信息安全和产业发展之间的冲突。同时为应对日益多发的网络诈骗,《网络安全法》明确了利用网络实施诈骗以及为网络诈骗提供帮助或者便利条件的法律责任。
三、维护国际网络空间和平与安全之法
网络威胁是全球问题,需要全球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共同解决。《网络安全法》明确国家积极开展网络空间治理、网络技术研发和标准制定、打击网络违法犯罪等方面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推动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网络治理体系;同时《网络安全法》对攻击、破坏我国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境外组织和个人规定了相应的惩治措施:在依照其他法律追究法律责任的同时,国务院公安部门和有关部门并可以决定对该个人或者组织采取冻结财产或者其他必要的制裁措施,为防范和打击境外特别是国家级、有组织的网络攻击提供了法律依据。上述规定是中国参与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维护网络和空间和平与发展的宣言书,为中国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提升我国对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提供了有力支撑,同时也体现了中国作为网络大国的担当,为构建保障网络安全的全球性法律框架提供了重要参考。
《网络安全法》重点规定了提高网民网络安全意识、促进网络接入普及、提升网络服务水平以及其他保障网民权益的措施,可谓是一部造福于人民的法律;网络安全问题最终要依靠技术进步解决,《网络安全法》专章规定网络安全支持与促进,充分体现了在发展中求得安全、利用发展解决安全问题的理念;网络安全风险的客观性以及损害不可逆性,网络安全风险未知远大于已知,决定了预防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对此,《网络安全法》设专章规定监测预警与应急处置,建立网络安全风险报告机制、情报共享机制、研判处置机制,全天候全方位感知网络安全态势。

网络安全是国家繁荣的基石。制定网络安全法是维护网络安全、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促进经济社会信息化发展的必然要求。只有各方主体都履行保障网络空间安全的义务,才能确保网络创新得以持续,交易得以发展,人们的生活质量得以改善。《网络安全法》在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及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中处于关键地位,是中国维护国际网络空间和平与发展所作出的重要贡献。《网络安全法》所遵循的通过发展解决安全、“惩治+预防”等立法理念,适应了网络运行的规律以及网络社会发展的特点,代表了网络空间安全立法的未来趋势。期待我国《网络安全法》能够成为世界各国网络空间安全立法的一面旗帜,并引领众多国家随其而行,获得广泛而深远的世界性影响。




文章来源:中国网络社会组织微信


翼城县网络中心

微信号:ycxwlzx

↗↗↗

长按红色字体复制微信号

①加关注丨点击微信通讯录右上角“+”粘贴微信号关注我们

②分享到朋友圈丨点右上角···分享

③扫描二维码丨 长按指纹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