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情趣用品,为情?为趣?

好奇而已2018-04-16 16:20:36

“老公,老公,跟你说个好玩的。”晚饭的饭桌上,万琳习惯了每天跟老公分享这一天下来身边发生的新鲜事。“你知道吗?我们办公室的小何,就是那个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海归妹,居然网购了一个那个……嗯,就是那个啦,模仿男人的那个……而且还是电动的,据说前头还能旋转呢……呵呵呵……”

说着说着,一开始还有点儿故作羞涩的万琳,突然发现自己正坏笑得花枝乱颤,可是瞥一眼对面坐着的老公,却从这话题一开始就好像故意不想搭话,既不出声回应,也不夹菜吃饭。见此状,万琳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换了口气,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不想,这一声问却换来对方冷冷的质疑:“你到底想说什么?”

“啊?”足足停了三五秒钟,万琳才反应过来,似乎明白了老公的意思。连忙解释说:“哎呀,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觉得挺好玩的,才跟你说一声,真没别的意思啊……”

为什么她们会抗拒情趣用品


哎!好好的一顿饭,愣是被这样一件小事彻底破坏了气氛,这姑娘真够冤的。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她实在算是活该。俗话说“说者无心”,但一定要小心“听者有意”,这么敏感的话题,她多少也该估量一下老公的接受程度呀。

好吧,我们且不论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发生在万琳身上的这个小小插曲,也的确说明了这类事件的高发性——不管我们个人对待情趣用品的态度是欢迎还是抵触,它们的确来势汹汹地走进了越来越多人的日常生活。

想想以往,但凡提起这类东东,社会大众大多都认为是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好像只有极少数的好色之徒,才会动这种见不得光的歪脑子。如果是身在婚姻之中的女性,更是压根儿不应该惦记。

虽然性解放的革命号声已然从西方传入,但是类似的保守观念,其实到今天依然十分常见。谈到情趣用品这一话题,绝大多数女人的第一反应还是瞪大眼睛,“怎么可以这样拿出来讲!”具体而言,理由不外下面几种:

■ 传统的羞耻感

不要说情趣用品如此离经叛道的事情,有些女性对于性爱本身的态度都不够积极正向。对她们而言,性是夫妻义务的一部分,是不可推脱的伴侣责任,却不是女性本身的生理需要。喜欢性、喜欢关注性生活、渴望在性爱中得到更多的愉悦和快乐,是只有那些不知羞耻的“坏女人”才会有的“坏念头”。

■ 顾忌他人的评价

对于另外一些女性来说,性是一件“只能做、不能说”的特殊事件。她们不排斥性生活,也喜欢在性爱中探索一些小突破,但是,这样一件极其私密的房中之事,是万万不可以跟别人谈及的(至多也只是和最要好的姐妹们咬咬耳朵)。因此,虽然从网络和书籍等途径,也了解到一些有关情趣用品的信息。但是,要让她们在现实中去购买,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 担心伴侣不接受

也就是担心发生上文中“万琳式”的尴尬——老公会怎么想?他可以接受吗?会不会以为我在明示、暗示些什么?男人的自尊其实是很脆弱的,尤其是在有关“命根子”的这点事儿上。在没有十足的信心之前,很多女人是不愿意冒这个险的——千万不要因为这一点点传说中的效果(还不一定有呢),破坏了苦心经营的夫妻感情。

听听接受的人们怎么说


贝贝和京京是一对“85后”的小夫妻,提起情趣用品这一话题,小两口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还是坦然承认了“经常使用”。在他们眼中,那些拒绝性爱用品的“老一代”就是太认真了,不知道生活的很多方面,当然也包括但不限于性爱,其实都可以“很好玩”。

“你也可以把性理解为成年人之间的一种游戏,就像小孩子之间过家家一样,成年人当然也可以玩得很认真、很投入。那么,既然是玩游戏,当然就不排斥有玩具了,就这么简单。”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对此观点,在淘宝上经营情趣用品商店的小柳也十分同意:“我的感觉是1970年之前出生的人们,不光是在性爱方面,他们对待生活的整体态度,都只是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为国为家努力工作之类的,似乎人们一长大,就丧失了追求生活中的小快乐的权利。其实性爱本身是一件简单、有效还环保的生活乐事,为什么不花心思在上面呢?”

至于所谓的“男性尊严”问题,颇有彪悍之风的网友“麻姑姐姐”的留言则一针见血:“凡是担心这类破问题的男人,都是自己心虚,还拖着老婆保护自己的那点儿小脆弱。”当然,她的意思不是说号召广大女性都不必在乎伴侣的感受,而是提示“我们能不能把生活过得简单一些?就事论事,从效果考虑。也许,其实很多夫妻双方心里都接受了,但都是碍于面子,拘着不说装清高,都等着对方先开口。”

只是一种开放的尝试


先生是外籍人士的茉莉今年31岁,自认为在性态度上绝不是一个保守的人:“我们偶尔会有性游戏,也尝试过几种据说是‘卖得很火’的性玩具,但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喜欢最传统的性爱方式,自然、舒服,两个人都觉得没负担。至于情趣用品,最主要的问题是我懒得做清洁和消毒工作。”

还有不愿透露年龄的艾莉,只偏爱五花八门的情趣用品之中的两种。“其一是各式制服,什么女警啦、教师啦、护士啦、未来战警啦……我都有收藏;其二是枚红色的宽边丝带。其实我们不是喜欢捆绑游戏,每次都是象征性地使用,系个扣还要很细心地弄成蝴蝶结。主要是气氛了,我真正享受的是一下一下解开丝带的过程。”

那么,到底有没有单纯为了性高潮,而购买模拟性具的女性呢?

有!这一点似乎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真的,可能就是你的邻居,只是极少人会承认这一点。”淘宝店主小柳自然不会向我们出卖客户信息。但是,她还是很开心地告诉我们,她的很多收货人的确都是女性。“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市场在壮大,人们的性爱模式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广泛了,只不过是以一种‘非公开’的方式广泛起来——我们很少会主动约闺蜜像逛街一样进出情趣用品商店,但是很有可能在同一家网站订购性爱玩具和情趣内衣。”

完全没问题吗?


随意地使用情趣用品,真的完全没有问题?类似的问题,还有所谓的“究竟手淫是否会影响身体健康?”目前,医学和心理学界相对比较统一的看法,就是“不易伤身,但要担心伤心”。

什么意思呢?“不易伤身”是说在保证卫生和使用安全的前提下,极少有情趣用品会“自动”地伤害我们的身体;绝大部分生理伤害的出现,都是由于使用人自己的不注意或者故意。

那么,为什么要担心“伤心”呢?这是因为,性爱活动毕竟不是简单的生理活动,我们和伴侣进行的性生活,除了满足双方的生理需要之外,还同时满足了我们彼此关注、欣赏、理解、支持等复杂的心理需要。在彼此融合、两两忘我的性爱之中,我们还滋养了双方之间宝贵的亲密关系。

而过分迷恋情趣用品,特别是在一个人单独使用的情况下,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就是减少使用者对于另一个活生生的“人”的需要,对于一份高品质“关系”的需要。我们首先是社会动物,对于“物”的过度依赖,可能会带来一个人精神世界的严重空虚,降低对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感。

这就好像美剧《欲望都市》中的那个著名桥段——如果你发现自己的好姐妹,对于粉红兔(注:一款情趣用品)的热情已经远远超过了男人,就是时候把她从被窝里揪出来,参加PARTY去了!